讓這異象能延續下去差遣院牧下一程──三份一等於一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年,我在院牧聯會工作已經過了一年,心中開始思索如何在人手和資源極為困乏的情況之下,可以開展院牧服務。差遣院牧,就是在這樣的情況和情緒之下萌生的。轉眼五年。○一年,我的教會給我支持,為差遣院牧啟動。○三年,得那打素醫院基督徒團契和真理浸信會的支持,韋啟志成為第一位差到醫院的院牧。恍眼間,三年一任又已到期了,前面的分享,就是向大家作的見證。

雖然整個差遣院牧的進展步伐十分緩慢,但我們從理念和實踐中反思,整個構想應該是可行,而且是值得實行的。因此,在第一個差遣完結(為期三年),正要開始第二個差遣(另一個三年),我們為這個計劃作出一些調整。目的依然一樣,只是希望有多一些的教會參與支持。

由於我們得到的回應顯示,要求一個教會完全負責一位差遣院牧,實在有困難。因此,我們提出一個三份一等於一的處理方法。簡單來說,就是教會(或支持者)負擔三份之一,院牧室也負擔三份之一;而餘下的三份之一,則由院牧聯會負責籌募。

這樣的措施,一方面是減輕了教會(或支持者)的壓力,另一方面亦希望提升院牧室的動力。若院牧室希望有多一位院牧,可以主動的付諸行動,負擔三份之一經費,然後提出要求。當然,最終會否落實,還得視乎有沒有人願意接受差遣,院牧室是否接納差遣人;有沒有教會肯支持差遣,院牧聯會能否籌募到另外的三份之一,當中每一度都是難關。但耶穌說,往天堂之路,門是窄的,門是小的,以此類推,成就有意義和價值的事,應當是困難的。因此,難,並不足以攔阻我們。

我們堅持推行差遣院牧,原因不單是希望有更多人到醫院中服侍,更是希望整個院牧服務能與教會,有更緊密的結連。

執筆之時,韋啟志院牧距離任滿沙田區醫院的服侍,只有三個多月,我們正為下一期的差譴商討和禱告。而真理浸信會亦願意繼續支持他三份之一,為期三年。至於院牧聯會,雖然近來赤字頻頻,但既是為主而作,我們也就視為己任,盡力的為另外的三份一努力籌募,若你有所感動,歡迎你伸出支持之手。

(歡迎查詢及索閱《差遣院牧獻議》,請電 2339 0660 或電郵ahkhccm@hospitalchap.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