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氧氣回上海

 蕭天養 伊利沙伯醫院院牧 

二○○ 三年冬天,深切治療病房的護士向我們轉介了一位男病人。記得初次探訪這位男士時,見他不是那麼虛弱,人仍然很清醒,手可以活動,不過卻是插了呼吸機,不能說話,情緒甚差。當我表明自己是院牧時,他更是不瞅不睬,每次探訪他,我都留下一些單張及為他祈禱,但幾次下來,他都沒有直接回答,也不反對,也不接受,總是不理會。

護士表示他與太太是來自上海的旅客,彷彿很無助,太太每天都會在病房外守候,所以我總想見見她的太太,可是那幾次我都是碰不上她。一天,護士告訴我,他太太就在病房外守候,我便向她自我介紹,起初她也有點戒心,但當瞭解我只有善意關懷和祝福,並且只是來關心他倆之後,她便開始向我訴說他們這次行程的遭遇。

他們來自上海,本是歡歡喜喜地來香港旅行,想不到行程第一天丈夫便感到不適,起初只想是行程勞累罷了,只要第二天不參加行程留在酒店休息一下就可以了,想不到第三天便住進了深切治療病房,原來是重肌肉無力症再度發作,引致呼吸及吞嚥困難,由於十多年前在上海時也曾發病,所以她也有照顧丈夫的經驗,又由於他們在香港並沒有其他人支援,她便央求醫生讓她每天額外時間進去說幾句鼓勵的話便離去,可是也很困難。

她亦告訴我為何丈夫如此無禮的拒絕我,原因是出於一份恐懼感。原來,在上海的醫院,若果院方認為病者快要死去,便會找來和尚之類的宗教人士,為病人頌經祈福。所以他一聽我是院牧就很害怕,以為自己快要死去,就是這太太起初見到我也有這樣的想法,問了我好幾次是否她的丈夫病情嚴重沒有好轉的希望。

自從這太太向丈夫解釋了我的來意以後,探訪便順利多了,及至他的病情有所好轉不用再插呼吸機,轉到大房,他開始可以說話。我們開始了對話,他也為先前的無禮向我道歉,他也接受我為他祈禱,及讀聖經給他聽,有一天,他問到了一些關於基督教信仰的事情,我回答了以後,便留下了一本聖經給他,但他太太看見了便拿了去,說因為丈夫沒有精神讀,當時我心想大概是黨員對聖經的不願讀罷。但到了第二天,這位太太告訴我,昨天晚上她把聖經讀好幾頁,覺得很有安慰,並且願意一起和我祈禱。他們告訴我,他們的兒子,從小就是對基督教很有好感,若說要送他一份禮物,讓他自己選,他就是要十字架。那幾天他們的兒子也從上海來了香港探望父親,亦趁機在香港到處逛逛,在街頭收到了一個小袋子,裏面都是基督教的小刊物,在店裏也買了一個十字架,他就是把這些都珍而重之的要帶回上海去。兒子的表現就開啟了這對夫婦對基督教的好奇,男的因為在祈禱中經歷了神聽禱告,接受了神,女的也開始接受了。

最後每次探訪,他們也請我為他們祈禱、讀及解聖經,互相分享生活的經歷。但由於他的病情實在反覆不定,有時使他的太太心裏極之不平安,甚至有一晚回酒店時經過廟街也去算一算命,以求安心,可是心裏反倒更不安。反而讀了聖經倒得了大安慰,還說這次香港之行雖然沒有到過甚麼地方,卻得了一份最好的禮物。

因為他們帶來的錢都已經花光了,上海的信用卡亦不能在香港動用上海的存款,所以一定要回上海。想不到,不到廿四小時丈夫的情況便急轉直下,使她很生氣,並且更積極地想辦法把丈夫送回上海就醫,因為上海的醫院有丈夫詳細的病歷記錄,醫生對這病症亦很有經驗,若要安排人照顧丈夫也容易得多。況且在香港的時間太長了,費用實在無法支付。

他們希望可以在農曆新年前回上海,我們就為這事一起祈禱。最後經過醫生、物理治療師、氧氣機供應商商討,發現難度很高,因為他不能坐飛機,怕他會窒息,火車上沒有可用的電源,不可以用氧氣機。最後經過多番研究,終於可以在年三十晚之前由上海的家人來港陪同一起上路,踏上三十小時生命冒險之旅,由香港乘火車回到上海去,對於需要靠氧氣機維持生命的病人來說真不簡單,所以他倆請求我為此代禱,把行程交託耶穌基督。

兩日後,終於以長途電話聯絡上這太太,她告訴我這確是個驚險的旅程,火車到每個中途站前便聯絡當地醫院,把氧氣送到車站,就是這樣他丈夫終於平安回到上海的醫院。她表示兩人一路上不斷祈禱,這次如果沒有了耶穌真的熬不過來,以後他們要到教會去。雖然要在醫院過農曆新年,但卻經歷了神的保守。

生命中最寶貴的經歷就是在絕境中遇上了耶穌,體會到耶穌沒有遠離不顧,反而是處處體貼人的軟弱,堅固我們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