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韋啟志院牧

 楊傑偉 沙田醫院護士  

由韋院牧踏足沙田醫院,至今我認識他已三年了。我嘗試從日常病房所見中,分享我對他的認識。

病房上下同事每遇到病人情緒低落,或有自尋短見念頭,大家無不想起韋院牧,因他能夠適切地、快捷地,作出跟進,這是病房護士對他的看法。

記得一次,病房護士交更時,韋院牧告訴大家,某病人有自殺傾向,大家無不凝神注意,商量如何幫助病人,可想而知大家對韋院牧言論的信任,毫不懷疑他的判斷能力。

每星期病房都會有一次例行會議,病房高級醫生、主診醫生、病房經理、護士長、物理治療員、職業治療員、社工、院牧會一起逐一討論病人情況。有一次,因為一位病人,病情已進入末期癌症階段,氣若柔絲,無親無故,大家商討如何按病人的意願安排他人生最後階段,就是當他陷於昏迷或彌留之際,應否為他做「搶救」,也就是插喉或一些復甦行動,或是讓他可以安詳的辭世。但由於他已經不能說話,故此無法表達自己的意願,我們亦無從判斷病人會否接受插胃喉餵奶,這樣的「搶救」行動。正當群雄無策,不知「救」還是「不救」,韋院牧說出病人以前在大陸是當公安的,即時大家仿如得到亮光,其他同事相繼講出病人的性格表現,大家都認為病人率直,不喜歡拖拖拉拉,是一位硬漢子。所以大家判斷病人不喜歡插胃喉,這種久延殘喘的「救治」。可想而知韋院牧是花了很多心機去瞭解病人。

韋院牧不但跟病人相處融洽,私下跟護士的交情很好,到今日我仍記得他送了一盒秘製的泰國超辣辣椒油給病房,我是不吃辣的,但也覺得很香,結果,全數「清倉」,大家流著淚說「極品」。

記得在上年的沙田醫院聖誕報佳音,主要是由韋院牧統籌,結果醫院院長、兩位總經理、醫生、兩位病房經理及高級行政人員都賞面在當晚報佳音之前一起在醫院吃晚飯。一方面可讓他們分享醫院報佳音之氣氛,又可跟當晚報佳音之醫院同事及一直在醫院中默默關懷病人的教會義工見面,大家可以有互相認識的機會。醫院高層職員更主動捐出禮物作為抽獎助興。當晚,亦安排了物理治療員、職業治療員一起合作彈結他,帶領教會弟兄姊妹到各病房報佳音,由於以往醫院各部門弟兄姊妹工作性質不同,很難有同心合作的機會,不過這次是一次大好良機,亦是我有史以來所見最大型的報佳音。

韋院牧能夠與上下同事,和洽共處,又能主動地敏銳病人的需要,實在是病人之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