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需要,所以重要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去年的11月初「註冊院牧申請表」寄出了之後,心裡就不時惦念,到底會有多少院牧回覆呢?到了12月底,終於有了答案。今期的〈專.上路〉對這首次的註冊有詳細的報告,所以不在這裡重複,希望大家能花點耐性,看看那些數字和分析。因為這不單只是同工們多個月努力的成果,也是院牧們一份的勇敢和承擔。間中都會有關心院牧事工的教牧或醫護問:院牧專業發展重要嗎?有需要嗎?困難嗎?雖然都是重複的問題,但每次都會回答得認真,因為那絕對是一份關心。院牧專業發展重要嗎?需要嗎?這兩個問題,其實可以二合為一,因為重要,所以需要;因為需要,所以重要。      

最近,一位相熟的老判頭告訴我,他如今經常要去「上堂」學建築條例,原因是要「攞牌」。認識這位老判頭接近二十年,他一直都是建丁屋的,二十年來建屋數以百計,而我所住的丁屋也是由他建的,他可說是丁屋專家了。但他今日卻要像「新丁」一樣,要「上堂」,要「考牌」,他心裡也不舒服呢!但這又是不能不做,否則不但難以「做好呢份工」,甚至會「連份工都無埋!」他更說,如今不但做水喉、裝電燈要有牌,甚至連做雜工,在地盤推車仔的也要考牌。我們豈不見電視常常提醒人要去「攞牌」的廣告嗎?聽了這位老判頭的話,就更加明白到現在社會的趨勢。院牧聯會推動專業發展和為院牧進行「註冊」,積極方面是要讓院牧得到更多的認可,消極方面是使院牧不會(或減少)受到質疑或阻攔。

雖然現時醫院並未主動要求院牧「註冊」,或必需有規定的「專業」水平才可以做院牧。但這只是時間問題,因為這是社會的趨勢,何況醫院是一個比地盤更講求專業和安全的地方呢﹗如果院牧們沒有早作準備,到時被批評一句,「院牧是不重視專業的」,院牧和院牧服務的形象必會受損,而若到時才急起直追亦會更加艱難。與其落後於形勢,我們豈不應及早準備嗎?   

至於進行專業發展困難嗎?很難說沒有困難。但外面的,從來不是我們擔心的所在;只有內面的,才是我們關心的地方。從這趟首次登記的反應,誠如負責專業發展的盧牧師所言:可以審慎的樂觀。我們都明白如今只是開始,但無論往後如何艱難,一個好的開始,還是值得高興和感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