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院牧的壓力

 原著:David C. Johnson    意譯:盧惠銓 

二十多年前,我讀過Carmen Renee Berry所著的When Helping You is Hurting Me。這是一本關於相依拖累現象的書,篇幅雖短,於我卻影響深遠。這本書的副題是「逃離彌賽亞(譯按:救世者)的陷阱」。曾經何時,我也踏足其中。自此以後,我努力監察自己,避免在工作上有求必應、諸事投好,以及事事關己,因為我除了是一位超級萬能員工外,也是一位丈夫、兒子、父親和祖父。

  然而,作為專業院牧,有類似經驗的肯定不只我一個。我有幸現時在一個同工較多的院牧團隊中服侍。猶記得那些年只得我單人匹馬,要獨個兒應付所有要求。因著院牧這門專業的工作性質,加上獨力難當的工作量,難怪不少同道相繼出現身心疲憊、心力交瘁、心靈創傷,以及抑鬱等現象。此外,還要應付醫院精益求精的要求、裁減人手的恐懼,以及有能者留之的角力與生存。撫心自問,院牧何來動力,每天繼續對人付出關愛。

  院牧一方面鼓勵別人自我照顧,自己卻往往活在彌賽亞的陷阱之中。因此我認為出席院牧年會或地區院牧聚會十分重要,不單為了我們的專業,也為著我們的個人生活。彼此傾談有助紓解分憂,知道自己並非孤單面對試探。講座內容與講員信息教導我們避免陷入試探當中。暫別崗位有時倒有益處,可以經驗醫院「無我亦可」的感覺。

  縱然避得過彌賽亞的陷阱,專業院牧日常的工作已充滿壓力,幾乎每天都會遇見死亡、彌留、混沌、痛苦、恐懼、不知、焦慮、激情、以及充滿矛盾的倫理抉擇,還要為著可能只得三兩個人出席,但對他們卻很有意義的崇拜聚會作好準備。然而,院牧就是按著自己的領受,選擇了置身在醫院這地方。我也因而感到榮幸,能夠成為你們的同工和會長。

  作為專業院牧,你在病人、家屬、醫護面對黑暗深淵的日子裡,願意不辭勞苦,竭盡所能,盼望與期待自己能夠回應他們的需要。雖然你沒有聽診器、牌板、檢查報告或各樣表格在手,卻預備好自己,按著別人的步伐與處境與對方相遇。你尊重不同的傳統及信仰。或是日間,或是夜深,你前往探訪有需要的人,回應他們甚至連自己也不為意的靈性與情感需要。你是寶貴的。我為著你的服侍感恩,只要額外留心,慎防彌賽亞的陷阱便好了。

[編按:原著者Rev Dr. David Johnson為美國專業院牧人員協會(APC)現任會長及美國臨床牧關教育協會執業督導。APC乃香港醫院院牧事工聯會專業發展海外顧問網絡組織成員。蒙原著者允許意譯轉載。譯者盧惠銓牧師為院牧聯會專業發展及牧關教育督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