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病同行

 潘鮑慧晶 

我有愛護我的至親,有良師益友,有泛泛之交,亦有話不投機、擦身而過的過客,但是在認識的人中,從來沒有仇敵,唯一的仇敵是常常攻擊我的病菌。

詩篇第二十三篇是大衛的詩,第五節寫的詩句是「在我敵人面前,你(耶和華)為我擺設筵席。」我曾思想:大敵當前,還有筵席可供享受嗎?最近讀大衛另一首詩(詩篇第八十六篇),是大衛的祈禱,第十七節他祈求:「求你向我顯出恩待我的憑據,叫恨我的人看見,便羞愧,因為你耶和華幫助我,安慰我。」我領悟在敵人面前仍可享受的筵席,這就是「恩待我的憑據」:席中有親朋友好和主內弟兄姊妹的愛、有醫生細心對症下藥、有家人的關顧。

戴如初老師曾對我說,大意是我們很無奈要與病菌共存。我想:雖然無奈,雖然沒法明白為何病菌千年萬代與人為敵,但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感謝神為我們「擺設筵席」,愛的筵席是「憑據」,在與敵同行的人生路上,以愛筵治服它們。

最近收到《慈聲》雙月刊(2012年3月號),讀到一篇陳任敏儀院牧的專訪文章。她是我多年前認識的,曾在「香港醫院院牧事工聯會」共事的同工、陳一華牧師的賢內助、我們稱她為陳師母的好姊妹,也是我們的良師益友。她在二零零零年證實患了早期的柏金遜病,但這病敵不過她積極向前和堅定倚靠神的信心,十年來不嗟不怨的與病同行。她是我們的好榜樣。

疾病雖然是磨人,但陳師母沒有屈服,她「不單繼續緊守崗位(當香港區私立醫院院牧),更在公餘時間練習長跑……還學寫毛筆字,藉運動、書法和各樣悉心的治療,令柏金遜病延緩惡化。雖然近來她已需要經常使用輪椅代步,甚至去探訪病人也要坐輪椅」,但她認定「若神要我退下來,我會順服。但現在還不是劃上句號的時候,我希望能夠再走一里路。」

陳師母堅毅進取的精神,使我敬佩,要好好向她學習與病同行。謹以尼布爾《寧靜的禱文》自勉、共勉:「主啊,求你賜我寧靜身心,去接納我所不能改變的事物;賜我無限勇氣,去改變那有可能改變的東西;並且賜我智慧去認識兩者的差異。」

(吳榮恩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