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E拾「趣」

 伯特利神學院CPE學員 蔡宗灝 

一心只想學習如何有效牧養在病困中的人,與及照顧他們的家屬,沒想到會經歷這麼貼心和有趣的學習過程。

學習形式之趣

我們每次上課都以敬拜開始,由同學輪流帶領。藉著細看、思想神的美善、慈愛及祂充滿智慧和能力的作為,建構起我們學習及事奉的基礎。學習的模式有講座、見證、訪問、家庭重塑、遊戲、小組、督導、實習、逐字報告等等,林林總總,絕無冷場。同學的積極參與成為學習的重要元素。

病房實習之趣

滿以為自己曾經是醫護人員,上病房實習應該是自然不過的事。可是第一次實習,到了病房門口時那份焦慮竟然使我卻步。要在病房門外站了好一會兒才敢進去。說實話,作醫護人員巡房是一回事,作實習院牧探病卻完全另外一回事。前者自己是「主場」;後者自己是「怪客」。既要自我介紹,又要得病房護士及病人接納。這個發現及適應的過程也是一「趣」。

逐字報告之趣

在沒有錄音的情況下要「記起」自己與病人的對話,然後寫出逐字報告,這可能嗎?答案是可能的。不單如此,原來自己所記起記錄下來的對話,竟然可以神奇地反映出自己的心境、取向,和自己所關心的事。甚至連原來所忽略了病友所談到的問題,也可以重新找到,這實在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過程。初時我的逐字報告所反映的,是我的探訪好像醫護人員在問症和診斷,而不是在作院牧關顧。這發現及調適的過程又是一「趣」。

組員回饋之趣

每份逐字報告都會在小組時間由其他學員如廣播劇般扮演出來,之後由所有學員作出回饋評論。遞交逐字報告的學員在屏息靜聽,其他學員就搜索枯腸地寄語欣賞、表示認同或送上有見地但不苛刻的批評和建議。但這個過程絕非容易。要掌握逐字報告中學員及那病友的心境,然後去作適當的回饋,這個探索、聆聽及分析的過程亦是一「趣」。

生命故事之趣

每位學員都要講述自己的生命故事。所謂「故事」並非是虛構的,而是活生生的遭遇,是經過當事人詮釋而講述出來的經歷。有些事當事人說起來很窩心愉快,但更多的時候是一邊說一邊哭的傷心史。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聽到那麼多不簡單的經歷,每次看見一位飽經風霜,曾經倒下卻又再站起來的生命戰士,都令我振奮。聆聽、體會及細味這些「故事」的過程真是有「趣」。

信仰反省之趣

無論在探病過程、小組時間或是其它的學習模式中,都對我的信仰產生衝擊。例如苦難的意義、褔音的適切性、傳福音與全人關懷是否有衝突、人性的醜惡、何謂得救、何謂平安、喜樂、安慰從何來?在人生的苦痛中,如何看見神的作為等等?都是很重要及迫切的問題。這些反省、思想及尋問的過程,是不一樣的「趣」。

發掘正向之趣

院牧及探病者往往以為自己是強者,要幫助在病困中的弱者,希望為他們加添一點能量去面對病患。但病友真的是弱者嗎?這種「以強助弱」的想法,是否理想的助人心態呢?在學習的過程中,督導常常提醒我們要留意並找出病人所擁有的資源、能力及正面的素質,然後加以鼓勵及強調。但要在軟弱的人身上,甚至是最負面的處境中找尋正面的意義,的確是十分艱難的。但在督導的指引下,竟然有不少發現。原來在病困中,「愛」可以成為很強大的動力,能夠幫助人面對苦困。病人與所愛的人的美好回憶與快樂的經歷都可以成為慰藉的良藥。發現及學習發掘正面事件的過程又是一「趣」。

期終評估之趣

期終評估時每位學員都要寫下對其他學員的關係及認識。這個環節很特別,大家都會存著期待的心去聽聽別人怎樣看自己,自己也會認真的寫下對每位學員的印象、認識、祝福及欣賞。能一次過聽到那麼多人對自己的回饋亦是一「趣」。

吃喝玩樂之趣

除了嚴肅的課堂學習之外,學員也不乏一起吃飯、家訪與及談天說地的時間。能與學員一起分擔學習時的艱難、傾訴生活中的挫敗失意,亦分享神所賜的豐足、快慰,彼此同哭同笑,這更是難得的一「趣」。

心滿意足之趣

經過八個多月,CPE的學習接近尾聲,心中有一份莫名的滿足感。再看醫院那冷冷的牆,嗅到病房消毒藥水的氣味,我意會到那些躺在病床上的,是一個一個的生命鬥士。我會期待聆聽他們的故事,我會盼望在他們身處的黑暗中和他們一起發現曙光,我更會嘗試建立一條橋樑,好讓他們得以認識耶穌,連於基督。這是最令人心滿意足之「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