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璇—把事奉帶進生活中

  採寫:梁婉琴 

每次約王璇院牧開會或見面,她都十分準時。並不是她辦公的地方就在附近,剛好相反的是,她服侍的醫院在遠遠的長洲島上。這並不是因她受了長期乘船的訓練,而是她本身就十分看重時間觀念。

原來真誠是那麼重要

王璇自小就有認真、勤奮和不斷求進的性情。她生長在一個傳統的潮洲人家庭,又是大家姐,自小就協助媽媽做家務和照顧弟弟們。一家四口初來港,曾住在獅子山下的木屋,後來遷到秀茂坪徙置區居住。因家庭經濟緊張,父親告訴她:「若升中試考得補助學位,就可讓她升讀中學,否則就要到工廠學車衣了。」結果得到學位,所以她很珍惜讀書的機會,而且十分用功。

只是由小學到中學,王璇的成績都是平平,而三名弟弟卻相當突出,但她依然努力學習,恐防一追不上留級時就要絕學。曾就讀的小學是基督教學校,所以王璇從小就接觸聖經,中二那年更被邀參加團契。「當年我住秀茂坪新區,而同學家住舊區,她竟然願意行數十級樓梯到我家來接我一起返團契。我被她的真誠所感動,於是便跟她返團契近一年。」原來傳福音,真誠是那麼重要。在團契裡她明白了同學這份愛心是源自耶穌救贖的愛,也被這份愛所吸引和觸動。只是由於家人不贊成她每週「返教會」,她不想與父母有衝突就暫停返團契,然而心裡對信仰的追尋卻是有增無減。到中四有機會參加教會舉辦的夏令會,就在「十字架的道路」信息中決志信主。家人見她對信仰的認真和生活行為的見證,加上她亦邀請教牧探訪家人,帶領他們參加教會的大旅行和懇親會,就讓她自決信仰。由那時起她就定期參與聚會,屬靈生命也漸漸成長,繼而就受洗了。

80年中五畢業之後,她需要投身社會工作,協助弟弟們就學的生活費。81年初她在人民入境事務署任職文員。由於個性柔和,工作盡責,因此到不同分署也和同事相處融洽。那時她很熱心傳福音,午飯後相約基督徒同事到鄰近公園派單張。她憶述「每月出糧,都會預留一些錢買福音單張,獨自到人流旺的地鐵站口派發。因我希望耶穌在十架犧牲的愛,能藉單張被傳開。」

柔和並不等如輭弱

佈道的熱誠在她的生命中不斷加添,83年的夏令會中她內心有感神呼召的微聲。但由於大弟弟尚有一年才大學畢業,她仍然要協助家庭的經濟,而她也想多點求證和準備。曾有一位入境署的上司對她說:「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但我很支持你的決定,因為我感受到你有傳耶穌的使命感。」這該就是印證吧!那一年等候期裡,她在不同的神學院修讀夜間延伸課程。直至85年入讀位於長洲的建道神學院。

89年神學畢業後,王璇沒有離開長洲,因她同年7月尾與在神學院事奉的馮耀榮牧師結婚。9月到「真理基督教會協英堂」任職傳道至90年尾長女出生,91年由於馮牧師要赴英進修哲學博士學位,他們便舉家到了英國錫菲。92年加添了一名兒子。馮牧師在進修的同時,也在當地的華人教會協助牧養香港留學生。那時她要照顧兩名兒女,但仍盡力與丈夫一同服侍。「我們與這群留學生一起查經,引導他們認識真理,在主裡彼此建立,如今部份還有聯絡呢!」

94年底王璇再次懷孕,為了給生產作好準備,也好讓丈夫專心完成學業,身懷六甲的她帶同四歲多的女兒和兩歲多的兒子先行飛返香港。當95年9月馮牧師回港時,小兒子已經出生10天了。「感謝主!賜我獨立的個性,雖然丈夫不在我身邊,也總算靠主的恩典應付過來。」柔和並不等如輭弱,王璇就是這樣柔中帶剛。

名副其實的「一腳踢」

一家人重回長洲小島,丈夫繼續在神學院教聖經科。她則是三位孩子的全職母親。但王璇不減事奉和求進之心,97年1月她部份時間在建道修讀道學碩士,同時更希望有事奉位置。適逢當時長洲醫院正要物色院牧,於是她先到醫院體驗一下。「我見到醫院裡有很多老人家,他們實在很孤單,令我十分觸動,更令我回想起父親當年也是在醫院裡由院牧帶領決志信主的,於是我認真的考慮和祈禱,最後決定把應徵信寄出。」神也就帶領她在97年4月進入長洲醫院擔任部份時間院牧。

偏遠的長洲醫院,只有她這個半職的院牧。所以除了病室探訪和院內小組聚會之外,她要兼顧文書、內外聯絡、活動策劃和帶領,還有訂購物資和出外取貨,是名副其實的「一腳踢」。獨力承擔工作使她更要主動和用心觀察醫院的轉變,從而作出更適切的服侍。「沙士之後,留院的病床大大減少,所以就放更多時間關顧醫護同事。感恩的是他們對我都很信任,當遇到人生的難處,願意跟我傾訴分擔。」

隨著日間醫院的服務增多,王璇把握機會接觸日間醫院的求診者,並主動聯絡島上護老院舍,實行把牧養關顧延伸到社區之中。「因為大家都在島上,我會不時約出院的院友、家屬或住長洲的同事,到茶樓、餐廳或我家共膳,大家就像島上的一家人。」能夠把事奉帶進生活中,把生活帶進事奉中,王璇說自己也很享受。

雖然身處長洲,交通不便,但也先後修讀了四個單元的CPE。「CPE讓我認識到自己個性的弱處,並與人相處要留意的地方。我發現如今自己在關懷與佈道之間有更好的協調,也更懂得與院中不同的部門接觸。」去年5月王璇被曾牧養過的協英堂按立為牧師,這是對她職事最好的肯定與支持。她更願牧師的身份能有助她未來的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