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相遇

 張義琪 伯特利神學院2015-16年第一單元CPE學員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祂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1:14)

內外生命的結合

從2015年9月開始,我在神學院修讀臨床牧關教育課程(CPE)。起初的適應真是很艱難,除了實習外,還要面對醫院這個環境給自己的衝擊,其中包括價值觀及神觀等,甚至是觸及自己的內在生命,以及過去的一些點點滴滴。

透過行動、反省、再行動,我發現原來內在生命、成長背景、過去的傷痛或得意,都可以幫助自己在上帝裡面尋找一個正向的人生定位。

首先是行動。經過基本的指導後,學員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到病房實習。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都不自覺地表露了自己真實的一面,甚至是內裡深層的一面。

接著是反省。透過督導和組員在逐字報告研討的分享中,我們竟然會在探訪裡面發現自己過去的足跡、長久以來的盲點和思想框架。只要我們願意開放,哭過、笑過、行過,原來可以反過來被建立,讓過去的經歷成為現在的資源。

繼而再行動。多一點認識及諒解自己後,我們在再行動的時候都看到自己有進步;讓起初的行動和每一次的反省變得更有意思,在關懷事奉裡也變得更自由了。

道成肉身的主與人相遇

在醫院裡,很多院友都因遇上危疾而顯得無可奈何,沈重與無奈的感受相互交織。在探訪過程中,我聽得最多的說話大概是「認命啦!」、「你唔化唔得架喎!」、「有得你揀咩?」人的盼望究竟在哪裡呢?我是個有信仰的人,作為醫院裡的牧者,我如何去詮釋他們的說話,然後將他們帶到上帝面前呢?

記得有一次,我探訪一位男病人,他是一位村長,背負起祠堂祖先的信仰,在多次癌症的折騰下,願意低下頭來,與我一起尋求創造主的幫助,然後熱淚盈眶地說:「我很感動,多謝你!」又有一次,一位臨終病人的家屬請我探訪她父親,希望幫助他接受自己臨終的事實,好能夠表達心中的遺願,讓家人陪伴他走最後的一段路。於是我上前疏導伯伯的情緒,道出他過去的努力與現時的恐懼,然後將女兒的心意覆述一次,鼓勵伯伯讓女兒和家人陪伴他同行艱辛的路。我們一起禱告,伯伯淚流滿面,親口道出自己臨終的事實,並向女兒說出自己的心願。這些經歷,讓我體會在一切的境況中,上帝親自與人同在!牧者藉著與神同工,一起見證耶穌道成肉身的愛。

臨床牧關就好比生命教育,教我與上帝,與人和與自己的關係有了新的看法和體會。在每一次生命的相遇裡,我都看到一個愛的故事。院友們就好比我的老師,教我經歷信仰的真實,教懂我甚麼是「信心」、甚麼是「盼望」、甚麼是「愛」,一起同證天父的救贖大能與主權。
身分與召命的探索
早在2012年我有感被上帝呼召在醫院作牧養關懷,翌年便毅然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到去年我充滿熱誠地開始我第一個CPE單元的學習。臨床的學習果然比想像中真實得多,原來在醫院裡擔當牧者的角色實是不容易!

醫院裡面有許多不同的人,各人有自己的專業與背景。起初,我每次探訪都想尋找自己的身分和價值。可是,當我愈想肯定自己,就愈是四周尋求別人的肯定,甚至忘掉了自己,直至心裡有一把聲音反問:「我不是那個最清楚院牧的價值的人嗎﹖」

我是在2009年由院牧帶領信主的,自此我對信仰也認真起來。是神透過院牧的服侍,使我的生命得以改變,亦因為這經歷,每當我想退縮的時候,我又能夠堅持下去。

在尋找自己身分的過程中,我要感謝上帝給我一位很好的督導,陪伴我去經歷和探索,從滿腔熱誠到迷失,到後來尋見和確認自己的召命。我是一個很容易著眼於困難的人,然而督導卻不斷地建立我。我從她身上看到一顆建立別人的心,讓我有了新的力量去學習。感謝主!

還有,透過人際關係小組分享,同學的鼓勵和督導的帶領幫助我從另一個角度反思我認為自己的「不完美」。所謂的不完美,在上帝看來是我的獨特之處,祂要校正我,讓我更接納自己,使我更合乎主用。Who am I?我是上帝寶貝的女兒。要做上帝要我做的我,甘心做這個我,就是最好的我!

總結與道謝

今天,我認為人的價值在於他找到並擁抱神兒女的身分。神學院裡一位在每人心目中的生命師傅,他言教身教,告訴我們基督徒最寶貴的地方在於經歷艱難的時候,生命有一個錨可以捉緊。縱使大風大浪,我們會辛苦、會痛,但因為捉緊這個錨,我們不至於被吹走,並且可以痛而不苦。

最後,我要感謝上帝給我很好的團隊!謝謝威爾斯親王醫院院牧部的同工們悉心的教導和安排,同時亦讓我看到團隊的精神!還有,不少得的是我的CPE同學,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的接納和同行。這生命的相遇,我珍之、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