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進步、服侍更美——梁智英牧師

 採寫:梁婉琴  

最近梁牧師做了一些身體檢查,訪問前先問候他幾句。他說暫無大礙,感恩之餘又說自己早就預備好迎接死亡。聽來有點沈重,不禁隨即追問;他卻說先賣個關子,並以一貫幽默的語氣著我別心急。我們的對話就在既認真又輕鬆的氣氛下開始。

從小學會迎難而上

梁牧師有一位姊姊和兩位妹妹,提起父母,他一再讚口不絕。原來梁爸爸是在香港出生讀書,更有中學以上的程度,當年在電話公司當工程人員,無愁生計,媽媽則全時間在家照顧子女。「父親英俊時髦,母親明艷照人。他倆更常常參與社區探訪,是當年工聯會的活躍份子。」父母不但愛護家庭,更樂意服務社群,在梁牧師心目中,他們實在是一對模範父母。

可惜在他七歲時,父親不幸患上了鼻咽癌,看著父親的身體日漸衰殘,既感難過卻又無奈。父親離世後,媽媽唯有帶著子女們和祖母投靠娘家,一家六口就在天台的一個僅有60呎的房間住下來。當年的家庭輕工業十分蓬勃,媽媽就以此養活兒女。作為家中唯一的兒子,梁牧師自覺責無旁貸。「當年中學不是全日制,我便上午返學,下午到工廠做兼職,總要幫補一點家計。」逆境讓他從小學會了迎難而上。在學業上,他的數學科成績尤其突出,順利升讀預科後,他以補習賺錢;中六那年考大學試,還一心想入中文大學讀神學。

回應作傳道的呼召

梁牧師在小學六年級時,有一位熱心的基督徒同學帶他到教會去。雖然他是個理性小伙子,但在團契裡最吸引他的反而是真摯的相交生活。「失去爸爸的傷痛已成了被遺忘的感覺,我發現團契是一個讓我可以笑,更是可以哭的地方。」由於就讀伯特利中學,既是學校,也是教會;尤其他讀高中時,對信仰有更多思考和尋問,還決心要把神學來個徹底認識,卻因申報神學時尚未受洗,結果不被取錄。同期他報讀了樹仁的社會學,卻又失敗了,最終神為他開了師範的門。

入讀師範後,他在校園積極參與基督徒學生團契,更把基督徒老師的使命植根心裡。畢業後他有兩年的時間在大嶼山一所寄宿學校教書,學生都是因家庭破碎而引致有情緒問題。那段日子他也在教會熱心服侍,當開設分堂後他更成為堂委主席。不過,他知道神要他回應的乃是傳道的呼召。等候確據期間,某天他在任教的男童院遭一名學生用石頭襲擊,當他從警崗保釋學生回校途中,學生問保釋他的原因,「我對他說,是神的愛感動我原諒你,祂總給人重新再來的機會。」那一刻他確認自己要獻身服侍,為主所用。

用愛心走出去服侍

1983年梁牧師入讀播道神學院,二年級某一天突然出現心膜發炎,入住了播道醫院,並用盤尼西林打點滴足足兩個星期。當後來知道原來自己的情況可以隨時引致中風,更體會神的恩手看顧。「感恩多年來也沒再遇上大病,卻常常作好心理準備,更是珍惜服侍的日子。」順利完成神學學士課程的同時,他也認識了心志相同、心意相連的學妹,並於1988年共諧連理,組織家庭又一起走事奉的道路。梁牧師在伯特利教會母堂和大埔分堂服侍共十八年半,並於97年被按立為牧師。牧會期間他又繼續進修,用了七年以部分時間在浸信會神學院完成道學碩士課程。

由母會到分堂,梁牧師都要主責教會的行政工作,十多年後心裡越發渴望能重投前線服侍和接觸更多生命,他更經驗到醫院服侍為教會帶來了復興。原來當年有位會友是院牧,她不時帶弟兄姊妹去到醫院,協助帶領病人福音聚會,「當弟兄姊妹不再是等人來教會,而是用愛心走出去服侍,我發現他們的生命都因而得著更新和蛻變。」和長執坦誠分享後,教會也祝福他踏上新里程。2005年他進修教牧學,期間需要修讀CPE課程,也讓他進一步認定在醫院服侍的心志。

教會的群體見證

梁牧師在2006年加入大埔醫院,第一年他差不多全時間都放在病室探訪,甚至連鞋子也給他行穿了。聽來有點誇張,但梁牧師的進取原來別有苦心。由於2003年沙士之後院牧義工服務一直停滯,所以他希望能盡快熟習,再部署重新招收義工。現時每年報讀及實習義工的人數都算穩定,而梁牧師更鼓勵義工受訓和實習後,回到教會探望患病肢體。「教會需要進入醫院作群體見證,義工們的愛心服侍,同樣可以成為教會的資源。」梁牧師始終認為生命建立尤為重要,所以他會邀請帶隊的教牧以文字分享弟兄姊妹如何在醫院服侍中成長,讓區內教會彼此激勵,互相學效。

除了凝聚教會,他也重視與醫院建立關係。除了恆常的員工聚會,也會在節期或特別日子送上小禮物表達關懷。每年院牧部都會舉辦步行籌款,更會邀請醫院的護士當團護,藉此讓醫護同事更瞭解院牧事工,從而給予更多支持。梁牧師更坦言自己對系統和效率提升都有期望,所以他常常鼓勵同工撰寫活動流程;而且他對電子科技也感興趣,更會用作推廣事工之用。「善用資源之餘,更不可一成不變,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梁牧師再三強調專業和進步的重要,他自己也在2012年完成專業院牧檢證。近年他加入院牧聯會的專業發展委員會,共同參與推動院牧專業發展的下一里。他認為專業就是要有持續的進步,包括在學歷、知識和技巧上的提升,最終目標也是為了服侍得更美,讓神的愛和福音的大能在醫院裡大大被彰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