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驚」「喜」

 何玉華 新界西院牧事工  

過去一年,我不停地經歷著「驚」與「喜」。

感謝上主讓小兒希信來到這世界,我原定的預產期是2016年12月16日,最終希信真的如期出生,真巧妙!而他的出生使我對信靠上主學了很好的一課!

因著胎動次數明顯減少,我被安排於12月13日入院,預備14日作催生。入院初時我感到很興奮,因為即將可以看到小寶貝了!還記得第一次的「驚」是在產前檢查的時候,陣痛得很厲害,因為尚未足三十七週,故即時被安排入院檢查。當時醫生表示胎兒體重發展很正常,即使早產了四週也不用太擔心。這算是驚後的「喜」吧!最後留院三天仍未有生產跡象,便回家休息。

直至預約入院催生,我感覺是「喜」的,因為感謝上主給予我足夠時間,準備好工作及家中一切才迎接希信。可是事與願違,12月14日晚上使用藥物後,子宮頸仍未有準備生產的生理跡象,故需要在15日晚上再用藥。但之後內心開始感到忐忑不安,因為雖然陣痛頻密了,卻很擔心若明天仍未有生產反應怎麼辦?除了不斷的向上主求憐憫外,心中就默默的跟希信說:「你要乖乖出來啊!」。我重複地唸著主禱文,幫助紓緩漸漸規律的陣痛,但這一晚很漫長,好不容易待到16日早上。醫生巡房了,我盼望可以催生,但又來一次的「驚」,因為顧問醫生建議要即時剖腹生產!

我哭崩了……。正當陣痛與期盼順產的心情交纏著時,好像是上主派來的醫護天使,突然在旁提醒:「你懷胎九個月也是想他順利出生,即使未能順產,至少他會是平安的!」經她這麼一說,我的心即時定下來了,也安然接受了剖腹生產。那天下午希信平安出生了。欣喜之餘,不同的驚嚇又再來了!餵哺母乳和二十四小時照顧嬰兒未如想像中簡單和容易!為甚麼他吃得如此頻密而且又易哭?為甚麼明明乳房是漲漲的但他像是喝不夠、甚至喝不到的呢?為甚麼他有蠶豆症(G6PD)?為甚麼他體重不夠?為甚麼他有濕疹?為甚麼他常常只是小睡三十分鐘?十萬個為甚麼…不停地問著上主?

基督徒要在行為上學像基督固然重要,但學習信靠上主更重要!藉著身邊各天使的提醒,以及無數個晚上自己與上主像對話似的禱告,祂似乎在告訴我,希信其實是很好的,只是作為媽媽,我過分期望自己要跟隨「通常」的指標!誰說生產必然順產?誰說孩子必然健康?誰說跟隨基督的媽媽在養育孩子上必然一切順利,沒有難處?!這段日子,我在重重複複的「驚」「喜」中不斷遇見上主,經歷祂的恩典,這更鼓勵著我繼續在院牧事委的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