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差遣院牧

 羅杰才 

在醫療條件匱乏的日子,香港教會就透過醫療服務,開始醫療宣教,並實行愛心關懷。到了上一個世紀中葉,醫療責任基本上都由政府承擔了之後,醫療宣教只可以透過「差會」轉向相對落後的第三世界,至於香港,則轉由以基督徒醫護為主力的「醫院佈道」。但緊湊的工作程序、輪更式的上班時間、不穩定的派調、持續進修的壓力,都使醫院佈道的熱心份子有挫折感。

在八十年代中開始的院牧服務,無疑是對關心醫院「福音工作」的打了一支強心針,所以特別得到醫護界基督徒的支持,教會的響應,短短十多年間,全港公私立醫院相繼成立了院牧部。似乎一個新的醫院「福音工作」(註一)已經找到了一個新模式。

然而,綜觀現在的院牧服務,似乎已經發展到了「盡頭」,或是走入了「樽頸」,不容易有新的突破和發展。究其原因,是現有的事工模式在進一步發展上,並不容易吸引教會支持和有心志的人投身。但隨著院牧服務的廣被人識,醫護踴躍轉介病人,前線的院牧人數不增,工作量卻日益繁重的情況下,整個院牧服務實在是藏著隱憂。事實上,經過了十多年,各區的院牧事工已經一定程度上「定型」了。加入事委會的已加入了,未加入的亦不會容易改變主意。因此,院牧事工的經費、人手,能夠突破的限度不多。

俗語說,石頭鑽不出血。但教會不是石頭一塊,她是有生命,有血有肉。現時全港四十四間醫院有基督教院牧服務,服務的病床約三萬張,數目可謂不少。而全港教會約有一千二百間,參與崇拜的基督徒約有三十萬。以此計算,平均是二十七間教會或六千八百信徒支持一間醫院,用沙田區為例,共有四間醫院,即是可以有一百一十間教會或二萬七千信徒支持。打個五折,也是不得了。若然真箇能實現地區教會支持地區醫院,各區的院牧服務當然不愁資源。所以問題不是教會沒有足夠能力承擔,而是教會願不願意承擔。

雖然我們可以在實況上掌握教會是有足夠的力量承擔醫院關懷的服侍。然而,要使教會願意參與,還是有實際的問題要解決。其中,不少教會對加入聯合事工是感到卻步的,也有不少教會對院牧缺少瞭解。然而,我們仍然相信教會對傳福音與關懷,是有著應有的熱忱的。因此,我們向教會和有心者,提出《差遣院牧獻議》,目的就是免去當中的阻礙,使教會可以直接的參與院牧服務。

其實「差遣院牧」並不是一件新鮮事,只不過是把海外差傳變作本地差傳而已。因為院牧本身都具有傳道人的資格,在醫院中所做的都是和傳福音、牧養、關懷直接相關的事,況且「醫治」(包括身、心、靈)一直是主耶穌所關懷的事。所以,教會「差遣院牧」實在是有紮實的根據。

在《差遣院牧獻議》中,我們舉列出為甚麼要差遣院牧的理由,包括:

(一)為了使院牧服務繼續下去。因為沒有足夠多的院牧在醫院,院牧服務或會被其他團體(如佛教)所取代。

(二)為了提昇院牧服務的質與量。透過教會的差遣,必然可以吸引更多優質院牧到醫院服侍。

(三)為了完滿牧職事奉的需要。沒有教會的差遣,院牧難以按立為牧師,這不單影響牧養,也影響院牧。

(四)為了拓闊教會和傳道人參與。讓教會可以直接差遣人到醫院,或讓傳道人可以透過教會的差遣而加入院牧行列,總比只得透過院牧事工委員會聘請一個途徑闊得多。

(五)為了讓聖靈更自由的帶領。醫院和教會都有地域上限制,但人卻是靈活的,差遣院牧可以使教會超越地區的限制去參與院牧服務。

(六)為了使教牧有更持久的事奉。這樣,一個由牧職轉入院牧的傳道人,就可以保留他在教會的牧職身份,期中不必因而脫了節。

(七)為了使教會有對象、目標和計劃。教會可以訂立計劃,儲備經濟,物色人選。這樣一個差傳的計劃,將會培育教會一份使命感。

(八)為了使院牧有更廣闊的空間。由教差遣的院牧,才能在不同的醫院中發揮所長,經歷成長。

(九)為了使院牧有更多支援。差遣院牧因為仍是教會同工,在團隊和歸屬感方面,應會有更大的支援。

我們很高興這個《獻議》,能夠得到蕭壽華牧師、劉少康牧師、李炳光牧師、盧炳照牧師、陸輝牧師和林錦濤牧師推薦。在今年的三月二十六日更舉行了「啟動禮」,有中華基督教會長洲堂率先響應,一些院牧事工委員會亦進行考慮,如今等侍的是教會的回應。

分開紅海和約旦河水,總得有人踏出第一步。差遣院牧能否在各區實現,也要有人踏第一步。個人以為,在職的院牧可以是踏出第一步的人,他們主動的尋求教會在差遣上支持,由事委會聘任變為由教會差遣。教會更可以率先踏出一步,差遣區內醫院的院牧,或差遣院牧入區內醫院。傳道人亦可以踏出第一步,若然你有心志到醫院服侍,豈不可尋求教會的支持,把你差到醫院中去嗎?就是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如果願意在教會中推動這個差遣的異像,或許先在經濟上有所支持,振臂一呼,說不定能使教會踏出一步。

醫院是一個充滿需要的地方,也是一個最能見證上帝的地方。以賽亞書六章八節,是毫無疑問的合適套用在醫院之中:「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但願以賽亞的回應:「主啊!我在這裏,請差遣我!」也是我們的回應。

註一:院牧服務其實並不局限於傳福音、領人決志這一類的「傳福音工作」,更是著重「全人醫治」的靈性關顧。
註二:《獻議》就每一項都有詳細解說,並提出落實的方案,歡迎有心支持「差遣院牧」的索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