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心聲:用心解讀九一一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從飛 機毀滅性的撞向世貿雙子塔的震驚中恢復過來,理智又重新操作大腦的思維。戰略的角度分析這場「超限戰」的發展趨勢,勝負可能,道德層次尋索美國的單邊主義 和拉登的恐怖主義誰是誰非,國際關係方面看美、中、俄與伊斯蘭世界並以色列的新秩序走向如何,經濟的領域如何避過一次蕭條的危機。反應就與一般喜歡留意時 事動態的中年男士一樣,每天追著電視、看著報紙,以為就是關心世界。

但當定下來細想,解讀九一一災難,故然可以有多個不同的角度層次,但其中不可忽略的,仍是「生命」這個最基本的主題。尤其是在廿一世紀,科技、經濟、政 治、軍事,處處擺佈人的生活。人以為沒有了科技、經濟、政治、軍事,就無事可能,只要掌握了,就無事不能。因此,大家拚命爭取「高」、「新」、「尖」的技 術,以期在某一領域上取得制高點,就可以征服對手。美國能稱雄世界,不是沒有原因的,然而,九一一事件,又把世界還原到最基礎的起點,從「生命」再思想前 進的方向。

九一一以前,布殊總統還為了建立「導彈防禦系統」,不惜與中俄兩個大國鬧僵,更以為只要穿起這套金鐘罩,鐵布衫,就能刀槍不入,可以橫行天下。世貿事件被 稱為「超限戰」,正是打破了傳統戰爭的思維、格局、手段、目的,甚至動搖了整個以理性思維建構起來的現代社會。現實告訴我們,原來我們忽視了「生命」所能 產生的能量(即使那是毀滅性的能量)。世貿的災難讓我們發現,只要一個人擺下他的一條命,更高智慧的發明、更利害的武器、更堅固的建築、更成功的社會,其 實都是不堪一擊的。

那些以飛機襲擊無辜者,用炭疽菌威脅社會安寧的人,應當受到制裁和譴責。但我們也必須知道,沒有人能免除受到那些偏執的、忿怒的、絕望的、困貧的、甚至是 「一無所有」的人的攻擊,這就是現實世界。絕望的人不單可憐,而且可怕。若然我們願意從這個角度去看扶貧、助弱,其實並不單是對有需要的人一種關懷,也是 對社會一種保護。

美國雖然最強仍然免不了受襲,中國雖然正在崛起,卻正擔心西北與東南貧富差距拉闊,最終做成動亂。香港雖然經濟低迷,但底子仍厚,只是貧富懸殊,官強民 弱,社會的怨氣才只升不降。所謂「弱勢群體」其實是不可忽略的一群。阿富汗之於美國,豈不是這樣?九一一事件,或許不單反映了一些伊斯蘭原教主義者的偏執 思想,或是某一些政權的極端橫行,更可怕的是它呈示了一種與汝俱亡的絕望、仇忿。

院牧服務,似乎只是聚焦在生命關懷上面,對於政治、經濟、軍事,本不是我們所涉及的範疇。只是九一一事件的衝擊實在太大,不能不用心去解讀。導至這災難的 根由,事非以外,不正是由於受苦、受壓、絕望嗎?或許這些又形成了無知、偏執、虛妄,就好像病毒在傳播,在交義感染一樣。院牧對生命的關懷,不正是消弭絕 望、苦毒、自毀和毀滅的病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