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雙腳還是會走直路

 伍美英 

我是一個身體有缺憾的人,我是駝背的。

本來我是健全的,但在3歲時,因跌傷了背脊骨,而造成了缺憾。當時背脊骨有一節凸起,醫生說要做手術,不過51年前的醫學沒有現在倡明,媽媽怕我做了手術後會癱瘓或死亡,所以不讓我做手術。醫生在我背脊打了石膏,但我的皮膚不好,未到拆石膏的日期已潰爛了。後來醫生替我度身做了一張石膏床,不過睡在石膏床是不能轉身的,加上在熱天的時候,背部會出熱痱,十分難受。到了十三歲,由於身體開始發育長高,再不能睡在石膏床上,而我的背脊骨便愈來愈彎了。

自從傷了背脊骨成為駝背之後,我一直受到別人的歧視。每當遇到被人取笑為駝背妹、駝背婆時,我心裏很難過。記得在三年級時,每日放學,在巴士站都被同班的一名女同學打,她說如果告訴老師,她會打得我更厲害,所以我不敢告訴老師。後來弟弟入學,每天與我一起放學,該名女同學就不敢再打我了。小學畢業後,我到製衣廠工作,廠內的管工和工友都歧視我和欺負我,不是我做錯的工作,管工卻說是我做錯的。

儘管受盡別人的歧視和欺負,我也不敢對父母說。我覺得做人很痛苦,做一個有缺陷的人更加痛苦。早知變成駝背後,會令我這麼痛苦,我情願媽媽接受醫生提議,讓我做手術。如果手術成功,我便不會駝背;如果手術失敗,我可以安然地離開這個世界,無須再受苦。我曾經有輕生念頭,但想起父母養育我20多年,是不容易的;而且我們的家境很窮困,如果我死了,父母會很傷心的,所以我便打消這個念頭。

後來我結了婚,生了兩名子女,一家四口在屯門蝴蝶村居住。在1986年,我的背脊骨很痛,骨科醫生診斷我的背脊骨變了形,壓著神經線,因此全身骨骼都很痛,食止痛藥都不能止痛;每逢天氣潮濕或翻風落雨時,全身骨骼痛得好像給人打了一身似的。當時我身體出現很多毛病,經常要看醫生,在1994年又因患有紅班狼瘡炎,左手痛起來連拿水杯都拿不到,吃止痛藥亦不能止痛。由於丈夫要工作,兩名子女要上學,無法照顧我,醫務社工便協助我申請調遷往荃灣居住,好讓媽媽可以照顧我。

信了主之後,主耶穌改變了我,祂賜我很多恩典。感謝教會裏的牧師、傳道人、弟兄姊妹的關心及為我祈禱,我感到很開心,整個人也改變了。

我們一家四口在1997年7月搬到荃灣居住。子女本來是在屯門佛教學校就讀,搬遷後,他們也轉到一間基督教中學讀書。在女兒就讀的中學,有一位很有愛心的老師帶我女兒去荃灣基督中心堂,後來女兒也帶我去教會,而徐老師就是我現在團契的一位姊妹。女兒和我在1999年10月10日受浸,我們衷心地多謝徐老師帶我們去教會。

有一次,我參加了仁濟醫院院牧部舉辦的午間閒情義工活動。當我去到醫院時,看見很多病人,有些只有二、三十歲,因為意外導致不能說話、手腳不能活動、連飲食都要家人照顧;我感到很難過,覺得自己比他們幸運,起碼我還可以自我照顧。由於覺得病人很需要別人的關心、開解和支持,我參加了仁濟醫院的義工訓練課程,並於二千年在仁濟醫院院牧部和屯門醫院社區中心做義工,之後也有參加屯門醫院院牧部義工訓練課程,於2006年我在屯門醫院院牧部當義工。

在作義工探訪時曾遇到一些病人,他們因擔心自己病情和憂慮會負累家人而哭泣難過,甚至萌起輕生意念,於是我將自己的經歷與他們分享,並邀請他們信靠主;不少人聽了我的經歷後,就沒有再哭了,有些病人還願意我為他們祈禱。在探訪病人的過程中,我學會了怎樣與別人溝通及關心別人;而且探訪工作很有意義,除了幫到別人,也幫到自己,真是得益不少,我感到很開心,我會繼續做探訪義工,雖然我是駝背,我的雙腳還是會走直路。

回想信主前,我是一個自卑及悲觀的人,覺得做人沒有甚麼希望。遇到不開心的事情,都不會對人說,因怕別人看不起我;就算哭泣也在夜闌人靜的時候,因怕被家人聽見。記得我曾對醫生說希望快些離開這個世界,不用再受痛苦。幸好劉醫生提醒我還有兩個子女,他更安慰及鼓勵我要面對和接受自己,不要理會別人怎樣看自己;而且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呢?我衷心感謝劉醫生對我的關懷和鼓勵,希望他與家人也早日信主。

信了主之後,主耶穌改變了我,祂賜我很多恩典。感謝教會裏的牧師、傳道人、弟兄姊妹的關心及為我祈禱,我感到很開心,整個人也改變了。雖然我身體現在仍有很多病痛,但主耶穌一直與我同在,保守我仍然可以繼續到醫院探訪病人。感謝主,願將一切榮耀都歸給天上的父神!

* 本文作者經由新界西院牧事工邀請撰稿,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