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個角度,景觀就不同了

梁耿華 屯門醫院助理院牧

某天的下午,一位面帶愁容的婦人來到屯門醫院想尋求幫助。經安頓後,她告訴我,他的丈夫最初如何不肯入院檢查及現在他住院期間的情緒。

跟著,我就與她一起到病房探望她的丈夫。經簡單的交談後,我發現到病人與我都是茶道中人,攝影的發燒友,我們就以分享大家喜歡泡甚麼茶?那裡有喝茶的好地方?甚麼季節的荼最好喝?最近流行那些攝影器材及曾到過攝影的地方?大家就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病人很快又談到是被家人苦勸入院的,其實他對醫院一點好感都沒有,況且要時常接受身體檢查,更沒有權選擇自己喜歡的飲食,住在這裡像坐牢一樣!

況且,他覺得有關的檢查不但對他毫無幫助,反倒招來患上腦癌的惡夢,更難接受自己平日是個不煙不酒的人,為何仍會患上這種絕症呢?捱了大半生,以為晚年可享點清福,誰知是死路一條!究竟公平在那裡?如果我們向他表示,神是愛!對他來說,就更加難明瞭!

因此,我沒有立刻向他講神是愛,因為要他接受是十分困難的。我向他這樣解釋,癌症雖然有機會破壞人的好細胞和打擊你的生命,但更易破壞人的身體和打擊你心靈的,卻是人那些負面和不安的情緒,我又引用聖經所說:「喜樂是人最佳的良藥,憂傷的靈使人骨頭枯乾。」因此,我鼓勵他,目前的生活最好就放鬆自己,遵從醫生的吩咐,安心靜養,也嘗試從不同的眼光或角度去看生命,好像攝影師當嘗試轉換不同的角度,或轉換不同的鏡頭,去拍攝某些景物時,那麼,他的景觀和所拍攝到的景物就絕對不同了!

經過多次的探訪,我漸漸多用神話語跟他分享,病人對神倚靠的心多了,不安的情緒也漸漸平服了,同房的病人也目睹他生命的改變。某天,這病人竟向我轉介探訪同房的一位癌症病人,他很關心這位院友,因為他為了想得醫治竟然求神問卜,甚至想借助其他神靈的幫助,因此他非常擔心有一天他會被邪靈所困和在靈魂上失落。

故此,他盼望我找機會向他傳福音,藉基督教信仰,正面去面對自己的疾病。聽他說完之後,我向這位病人說:你要為自己感恩,因你不但跳出了疾苦的苦海,神更使用你的經歷去幫助身旁同樣有需要的人,你這受疾病壓傷的蘆葦不但沒有折斷、在人視為將殘的燈火亦沒有熄滅,反而成為神所使用的器皿和神使用福音的管子,將神的愛流進病人的心窩裡。

很多時,人遇上病患或災難,都無法找到原因,使不少受害者很難接受,苦上加苦,不停的問為甚麼?為何是我?但這卻於事無補,我們只能引導他轉移角度去看事情,積極去面對處境。作為院牧,我們會在恰當時引導他在無助中嘗試信靠全愛全能的神,幫助他從無望中變為有望。這一趟能看見這位先生生命的轉變,真是為他感謝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