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小」的奉獻

平日負責開信的同事,都會把信件分類,然後把必需給我的信交給我,其餘的都會轉給有關同事。例如奉獻,就會直接轉給會計,並不會交給我。

有一天,那同事告訴我,有一個特別的奉獻,然後交給我一個信封。打開,是一張舊傳單,背後空白的地方有幾行端正的字體:羅先生,我是一名長期病患者,年近50,又失業,能力所限,送上$10,請勿見笑!祝貴刊一紙風行。

拿著這封信和一張最新的塑膠10元,心情不禁感動起來,對同事們說,我們很久很久沒有收過那麼大的奉獻了。窮寡婦的兩個小錢不就是這樣的嗎?不要小覷這10元,它對我們的事工幫助可能很小,但對我們的意義卻是非常的大。我們要懂得珍重這10元,人家把僅有的都拿出來支持我們,我們應當怎樣去報答人家?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心裏就浮起差不多40年前的一件事,當時自己是窮小子一名,一天的晚上,在青年團契結束之前,有例行收奉獻的程序。領會的選了《全所有奉獻》,自己亦習慣隨口照唱,並且伸手入袋,找些零錢作奉獻。

誰料手裏觸到的只有一個「大餅」(一元),再沒有其他「散子」。而這一元,亦是我當時全部的財富。當奉獻袋一直傳向我的時候,我的心就更顯焦急,我向上帝說:主阿!我已經願意奉獻自己,這一元可以留下來作今晚的晚飯嗎?但心裏又馬上浮出另一個「聲音」:你連一元也不願奉獻,又怎樣奉獻自己呢?

結果,當奉獻袋傳到我手上時,我帶著割肉之痛似的,把那個「大餅」放入袋中。但當我放手的那一刻,心裏卻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輕鬆。這個一元,是我一生中最「痛」的一次奉獻。後來,聽一位牧師說:奉獻要感到痛才算到肉,因為上帝看的不是我們奉獻多少,而是留下多少。這次的經驗,亦影響了我以後對金錢奉獻的態度。

如今,一元對我而言,已不是一個會痛的數目,但一千元,一萬元,或是更多的,仍要想一想。但我會說服自己,若是值得奉獻,只要有能力,就不要吝嗇。所以我和太太為了支持《關心》的出版,奉獻了一萬,也為「磚一顯愛心」奉獻一萬。因為我們都認為,單是呼籲別人支持,自己卻不參與,是不合道理的,也不合乎上帝心意。其實不論是一萬,還是一元,在上帝眼中都是微不足道的數目,但祂永遠不會小看我們微小的奉獻。 祝

健康、愉快、進步!

                                      你的弟兄
                                                                          羅杰才
2007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