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乏……多情

雖然不曾受業於新亞書院,但錢穆、唐君毅、牟宗三各位大師的風骨學養,一直深深敬佩。新亞的精神: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也常常提醒自己要逆境知進、簡約知足、待物有情。其實自懂事以來,雖非富貴,卻是安樂。真正吃苦的日子,可說是絕無僅有。所以說艱苦奮進,困乏情多,是想像多於經驗,或許這是一份另類的浪漫情懷吧﹗

在牧會的日子,即或社會出現經濟不景,但亦從未曾影響到教會的財政穩定。因此當我在99年到院牧聯會事奉,也完全沒有考慮到金融風暴對機構的影響,一心以為機構和教會一樣,是風暴和海嘯的避風港。及至經過之後,才體會到這真是上帝的憐憫保守。當然也是因為院牧的服侍合乎上帝的心意。

及至09年,經過了整整十年的體驗,我終於明白到機構和教會兩者有著非常不一樣的性質。教會有固定的會友支持,但機構的支持卻是不固定的。因此在經濟逆向時,機構必受衝擊。至於香港的機構,恐怕困難更大,原因是香港的機構多,又因為不少教會自身的事工也多,所以對機構的支持就少了。所以機構的防「逆」能力,也比較低。

   面對「海嘯」,人人自危,作為靠賴奉獻支持的機構,又有那一個不受影響?因此實在不想再多加一把「呼救」的聲音。但連月奉獻不足,已是餘糧不繼,我們又可以怎麼樣?籌款﹗這是無法避免的,但卻不是我們所擅長的,也不是我們願意特別花力的。因為我們受托的,是要讓各院牧事工得到支持,好使更多的病人得到心靈關顧。

面對金融海嘯,我們實在不知困難可以怎樣解決。就像門徒對著成千上萬沒有食物的群眾,感到無能為力一樣。但當一個小孩子把五餅二魚獻給主耶穌之後,情況卻改變了。這個神蹟,有兩個主角,一位是主耶穌,另一位當然是那個奉上五餅二魚的小孩子。但願你和我,也都像這個小孩子,面對嚴重缺乏和似乎不可能改變的現狀,不是退縮收藏,而是敢於擺上。祝

得力前行

你的弟兄
羅杰才
2009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