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 繼續 再反思 再行動

許奇崇   青山醫院助理院牧

五年前,我毅然辭掉一份既安穩,但又極其辛勞的工作。由零開始,進入醫院擔任探訪幹事,從頭做起,直至現在。不長不短的五年,期間所經歷的,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都令我更順服神對自己的磨練,並更明白衪的呼召,確認關顧病患者的心靈,是自己的負擔。

在職期間,感謝神給我不同的考驗與操練,也給我學習和訓練的機會。四年前,第一次申請報讀CPE(臨床牧關訓練),期望可在院牧服侍上學習更多,或更上一層樓。可惜當時未能成功報讀,無奈接受現實,再等一年。初時心裡的確有點兒洩氣及不開心,故此連回覆信函的內容也沒有看清。半年後,課程再次招生,於是查看當年覆信,準備再次申請。卻發現原來信中已表明是因為學額有限,故未能錄取,但會接納於來年入學。

這使我不但懊悔自己的衝動,也感謝神給我的機會,藉此事反省,並經歷忍耐的功課,相信這也是神考驗我對院牧服侍的委身。受訓期間,更多明白到自己的限制和需要不斷改進。我很高興CPE督導在終期報告指出我適合牧養事奉,但同時亦鼓勵我要再繼續接受神學訓練。這「客觀」的印證,使我更有信心繼續院牧的事奉。

我是長期駐守在青山醫院,負責精神病患者的關顧,這樣的服侍當然有意義,而且亦有挑戰性。但精神病人的身體病徵並不明顯,康復與否亦不清晰,因此有時也不免會感到缺乏變化和「剌激」。我很珍惜有時可以到博愛醫院探望普通科的病人,親身接觸不同的病患者,甚至是面對死亡的病人和他們的家屬。因為這樣不但使我有更多的學習,也能調劑我的心靈。在CPE受訓期間,我不但有機會接觸面對死亡的病人,更有機會為死者主持喪禮。在這一切的經驗和學習中,我發現自己不但沒有懼怕,反而感受到作為院牧,真的可以給病危者或死者家屬提供適切幫助與安慰,讓他們安然渡過最困難和哀傷的時刻。這對於我決定繼續做一個院牧,又加多了一些肯定。

在過往兩年,我經歷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根刺,掙扎於否定自己不能作牧養事奉之黑洞中,因此經常徘徊於「被取消資格」負面的心靈狀態之中。甚至曾經萌起灰心的念頭,有意放棄全職院牧事奉,重操故業。雖然我對以前的工作已經失去了熱情,但別無所長,為了生活亦得要做。但當想到「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尋索到自己人生方向與事奉時,不期然問自己,豈能那麼容易放棄?當年即使在艱難時刻,也不放棄堅持進修神學機會,追求在靈命上長進;又認真的認識自己的軟弱與不足,學習更加依靠神,體會神的實在。這一切不都是為了預備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全職事奉的人嗎?

當接受第二次的CPE訓練的時候,透過多元化的反省,包括:牧養關懷與神學的互動、個人成長、學習過程和設身處境等等的內容,使我再次深刻的思想自己的呼召;又從反思、行動、再反思及再行動的學習模式中,不但學習掌握關顧病者的牧養技巧,更加重建健康的自我形象,從而再度燃起事奉的熱情。透過這一次CPE的學習,我認清了一個清晰的主題—就是神不放棄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這份不離不棄的神聖之愛,不單修正了我看待自己的偏差,也提醒我要「正確」看待面對的牧養對象。

我如今感到自己好像恍然大悟:原來人都是短視的,包括自己,往往聚焦在當時的艱難、苦澀和自我當中。豈不知在神的眼中,往往有祂的計劃,祂操練人如何面對困苦,只是我們在困難和失意時,總看不到它們在將來的用處。感謝神給我的這一根刺,讓我學習成長,這根剌已成為今天的祝福。人生的歷煉絕對是在神意料之內,今天我從退縮轉變為敢於再造夢,甚至憧憬未來在院牧事奉上可以在多方面尋求專業發展。當然,我知道無論在牧養專業和個人成長方面,我還有許多地方有待成長。但願以謙卑和忍耐的心繼續努力,且專一的靜候主的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