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恩典是夠用的

 陳惠華 

2011年6月18日,媽媽息了地上的勞苦,安息主懷了﹗

rainbow媽媽是個不善於表達自己感受的人,但對信耶穌卻十分堅拒,不單自己不信,就連我在年少時要信主她都反對。記得我在中學階段決志信主,但遭到父母的反對,認為我不應沉迷於宗教,但我卻認為主耶穌是可信的,是值得信的,所以一直堅持下去。

希望媽媽有朝一日信主

媽媽自1995年因為要照顧因病患而昏迷的孫兒達3年之久,以致自己的身體開始出現毛病,並且在這段期間證實患上腎病。得了腎病之後,媽媽很容易疲倦,飲食上要特別注意,但她都一聽從醫生的指示。幾年後,爸爸亦證實患上腦退化症(老人痴呆症) ,照顧患病的病人已經很不容易,要同時照顧兩個長期病患的父母更不簡單,但靠著那加我力量的主,我都能夠一一經過,因為我所經過的是一條恩典之路。

記得年幼時我進行了一次手術,不知是甚麼原因,手術前醫生竟然問我有沒有宗教信仰。當時媽媽二話不說,並帶不友善的語氣說:「他是信耶穌的。」其實當時我有點害怕、怕被她繼續責罵下去,但那位醫生卻回應:「你女兒是基督徒,你便有福了﹗」這話一直藏在我心裡,並希望媽媽有朝一日信主並得到從神而來的賜福。

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媽媽的心依然剛硬,因為她喜歡打麻雀,也認為若信主後不可以打麻雀,所以不願信主。我不時在思想那位醫生的話,媽媽仍未信主,何來得福呢?但我沒有放棄,仍然為她的得救禱告。

是時候引領媽媽信主嗎?

直至2010年3月,媽媽的腎功能轉差,並出現全身嚴重水腫及肺積水,需要入院治療,也在這時開始了血液透析及腹膜透析(俗稱洗腎)。當時我因工作關係身在異地,感恩的是當我發出電郵邀請弟兄姊妹為她禱告之後,神感動教會的姊妹們到醫院探望媽媽並與她一起禱告。

因為媽媽體弱而未能自己在家中洗腎,於是我要到醫院學習洗腎的過程,然後在家中幫她洗腎。洗腎的過程十分嚴緊,不能出錯。我每天清早起來和放工回家都要集中精神為她洗腎。雖然身體已經很疲乏,感恩的是主都賜我足夠體力去應付。與此同時,我又要經常處理爸爸因腦退化而產生的情緒問題和很多怪異的行為,神又賜我耐性去解決種種困難。當我感到孤單無助時,主耶穌往往成了我最大的幫助及安慰,所以我仍能堅持下去,因為主的恩典夠用﹗

過去一年,進出醫院無數,而媽媽因為身體軟弱,已沒有精神打麻雀一段時間,我知道攔阻她信主的嗜好已挪開,是時候引領媽媽信主嗎?

在醫院期間,得到牧師、傳道及很多弟兄姊妹的關心,向她傳福音,經過多次的探訪,神的時間終於到了,聖靈感動她作出決志的祈禱,誠心認罪悔改,接受主耶穌為她的救主。決志當天亦是媽媽最精神的一日。決志後,我看見她心裡有平安,面上有喜樂,每天緊握十字架,天天禱告。在2010年12月25日聖誕節,在親友的見證下,林瑞興牧師在我家為媽媽施洗歸入主的名下,得到永生。感謝讚美主﹗

主的恩典是夠用的

媽媽人生的最後階段可說是滿有主的恩典,來自各方的親友都來探望她,遠在澳洲的兒孫都回來見她。聯合醫院的徐牧師對我們的幫助尤深,徐牧師很有耐性及愛心的引導媽媽表達自己臨終的意願,讓她免卻很多的痛苦,得以平安的回到天父那裡。徐牧師也教曉我要明白病人的感受和需要,並且尊重她的決定,這對醫治我喪母之痛有很大的幫助。另外聯合醫院腎科醫務社工伍姑娘也提供我們很多的支援,她教導我不應有內疚感,因為我作在媽媽身上的已經是最好的,媽媽已得到最好的照顧,她離世時應該會是無憾。她們都是神差派的天使,叫我有充足的心理預備媽媽的離開,況且我們只是暫別,將來有一日會在天家再相見﹗

在這幾年間照顧父母的經驗,讓我百般滋味在心頭。但我感恩可以有機會以主的愛去愛我的父母,在他們年老的時候可以有能力照顧他們。我終於發現了,因為我是基督徒,父母真的得福。聖經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如果你正在照顧患病的家人,覺得身、心、靈都很疲乏時,我十分明白你的感受,但你可以放心,主的恩典必夠你用。如果你家人仍未信主,請多關心他們、多付出你對他們的愛,他們會看到並感受到主給你對他們的愛,這樣,他們距離信主的日子不會遠,因為主的恩典是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