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勝於恐懼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沙士十年剛過,電視再次播出護理人員示範穿上全身保護衣的模樣,高永文局長又向公眾解釋如果有懷疑或確診伊波拉病毒將如何處理。

曾經參與沙士的醫護人員,特別是管理階層,相信現在都是滿懷惆悵,十分緊張。原因是現時的醫院環境擠迫,超收加床的情況比比皆是,醫護人手又嚴重不足。早前護協的抗議行動「點解仲係咁!」已經顯示了情況的嚴峻程度。事實上,任何明白醫院情況的人都知道,醫院的超負荷已經到了危險的水平。情況如果沒有改善,甚至會爆發比伊波拉更難處理的危機。

伊波拉雖然厲害,其實它的傳染力並不如沙士。況且經歷過沙士之後,香港醫療體系的防疫能力和防疫意識都明顯比沙士前強得多了。例如在瑪嘉烈醫院已有專為抗疫的隔離病房,而醫管局長期備有足夠的保護物資和裝置,因此即使伊波拉傳到香港,也不會像沙士那樣擴散。這並非對伊波拉掉以輕心,而是抗疫必須實事求是,任由恐懼伸延,不但無助抗疫,更會影響醫院的正常服務。因為所有的醫療資源,無論是藥物、人手、設備,都會顧此失彼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為了防疫,就要增加會議、訓練、模擬預習,這必然會影響各級醫護人員,原本的工作已經忙到不得了,還得加強防感染的安排,能夠不影響效率和專注嗎?但疫症發生了,採取適當的防禦措施是必須的工作和要求。但我們也必須清楚,醫療的資源、人手、時間,並非從天而降,用之不盡的。而是從醫生、護士、醫院中擠出來的,而且這些醫療資源其實已經是不敷應用的。

對於伊波拉,防範是絕對需要的;只是對於恐懼,我們卻必須拒絕。因為恐懼不但無助於抗疫,反而會造成破壞與傷害。面對伊波拉,只要能避免感染,它就不能傷害我們。伊波拉病毒在西非肆虐的原因和衛生條件、生活習慣、文化水平有直接關係。過去近40年伊波拉並沒有傳出西非,今次染病的歐美人,也是在非洲染病。按合乎科學的推斷,伊波拉即使偶然傳入先進的城市,也不可能像沙士一樣的傳播。

只是病毒未播,恐懼總會大肆張揚,這是今日某些傳媒的生態,政客的所為。然而恐懼不但終無助防疫,反而加重了醫院和醫護人員的壓力,甚至會拖慢了醫院的效率而累及病人。因此,我們應該從伊波拉的恐懼,轉向關心醫院和醫院裡的人,包括醫護和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