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懷愉悅

 曾慶傑 

記得在讀書的時候,曾看過一本薄薄的書,書名和主角的姓名都忘記了,但裏面的大致情節卻還記得。說有這樣一個小姑娘,長得非常美麗可愛。但她八歲時突然生了一場大病,癱瘓了。之後,她變成了一個雖美麗卻並不可愛的女孩。她悲傷、憂慮、暴躁,跟她生活的環境和周圍的人鬧對立,她怨恨所有的人。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八年。在她十六歲的時候,她遇到了耶穌,耶穌憐憫她,伸手撫摸她,使她得到了醫治。但耶穌醫治的並不是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心。她還是一個癱瘓的女孩,但她的心全變了。

從此,她變成了一個心懷愉悅的人,一個充滿愛心的人。每天上午,她坐在小椅上幫著母親洗衣裳做清潔,減輕父母的負擔和煩惱;到了下午,她用椅子將自己挪到門口的草坪上,一邊編織花邊或毛衣,一邊用溫柔的話語安慰憂傷的鄰居,還為每一個過路的人們祝福。

在主日,她來到教堂,一邊彈琴,一邊為教友們唱讚美主的聖歌。所有看到她的人,都被她的美麗和善良所感動。這女孩高興地作見證說:「我的身體還跟從前一樣,但我的心變了。感謝耶穌賜福於我,我的心中再沒有怨恨了,只有愛、包容和溫柔,只有愉悅和安息。這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神跡。」

這故事使我感動了很多年,直到現在仍記得這個可愛的女孩。因而我常想,一個人活在世上,不僅僅是靠身體,而主要是靠心。這是真的。一個人活著快樂不快樂,關鍵在於自己的心,而不是身體。如果心是快樂的,那麼,無論在哪裏,人都是快樂的。如果心是愉悅的,那麼,無論做甚麼,人都是愉悅的。

我曾見過一位心懷愉悅的人,因為她,而使我改變了自己的一生。這也是真的。以前,我常常講痛苦、思考痛苦,把自己折磨得身心憔悴。一九九一年初秋,我去北京參加一個筆會,在會上認識了孫恂大姐,那時她己癱瘓三十二年了,坐輪椅也困難。會後,我和一個山東朋友許開三一起去了羊肉胡同,在孫大姐的家裏住了十幾天。大姐患的是重症肌無力,生命經常處於危險狀態,尚且自顧不暇,卻總是追隨耶穌基督關懷周圍的每一個人。

耳懦目染之中,我也漸漸地學習著像大姐那樣,經常擦洗自己蝕的心,然後把寧靜、善良和愉悅等這些美好的情感,一樣一樣地注入心田。大姐是個虔誠的信徒,我不是,但我非常敬愛她。不僅是我,每一個曾經見到過她的人,都被她的信仰和人格所折服。我常對朋友說,孫恂大姐給了我一顆全新的心靈,她是一個對我的一生影響最大的人,是一個把內心塵埃洗淨了的人,是一個純潔而高尚的人,更是一個愉悅的人。

與孫大姐告別的那天上午,溫煦的陽光從窗口斜斜地透進來,灑在她身上蓋著的紅色緞面的薄被上,在陽光的折射下,大姐枯瘦的臉頰和額頭上,閃著時明時暗、時紅時黃的光亮。她輕輕地撫著我的手說:「阿傑,你要走了,大姐沒禮物給你,就送幾句話給你吧!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這麼一顆鑽石,你知道嗎?是神把這顆鑽石放進我們的心裏。它跟我屋子裏的衣櫃一樣,跟我窗台上的花盆一樣,跟我們的身體一樣,在一天的時光流逝之後,會蒙塵的。我們必須要經常擦洗,只有在擦洗之後,它們才能閃閃發光、美麗、清潔。要記住,神是非常愛我們的,但只有過上一種純潔而愉悅的生活,我們才能步行到神指引的方向裏去。」

光陰如梭,時間過去都快十年了,但大姐那天講的這些話,我至今仍記憶猶新。現在,我也像孫恂大姐那樣講愉悅,經常地講,即使在我受傷遇難、心懷苦楚時,我也要講愉悅。因為愉悅是生命的黃金,生命的陽光。只有愉悅才能真正使人富有。如果活著沒有愉悅,那麼生命就真正陷入黑暗和貧窮裏了。

感恩讚美能使人愉悅;寬容饒恕能使人愉悅;給予和關愛他人能使人愉悅;少訴苦叫窮,多自強不息,能使人愉悅;放下心中的悲傷、怨恨,能使人愉悅;停止詛咒,開始祝福能使人愉悅。我常跟朋友們說,我們的身體是生活的方舟我們要經常地保養護理它;我們的心靈是生命的聖殿,我們更應該加倍地洗濯愛惜它,使它每天都處在一種潔淨的優美狀態裏,這樣的人生才是愉悅的。

其實,我們的心就是一塊田,你不在那裏種鮮花,它就會長雜草。愉悅就是使我們幸福的鮮花;仇恨、哀怨及貪慾,就是使我們痛苦的雜草。一塊田在那裏,如果你不耕種,荊棘就會叢生。你去看看這個世界,雜草與荊棘已經到處蔓延,所以我們要經常洗濯和保守我們的心。

我想,心懷愉悅是能夠使人變美變好的,而心裏裝滿仇恨、哀怨和貪婪的人,卻只能使自己身心疲憊、變老變醜的。朋友,如果你能愉悅地度過你的每一天,使你的生命像山坡上的樹木一樣自然、健康,像田野上的花朵一樣芬芳、飽滿,那麼,整個大自然都會來祝賀你。甚至,上帝都會來祝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