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的經歷

 馮加恆 

「我病了,你們看顧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廿五:36-40)

這段經文時常提醒我們這群基督徒醫護人員,給予病人「至誠的關懷」並非困難。在作醫科學生時,其實已經要學習表達關心與照顧,但挑戰是我們作為基督徒,對病人的關心是否與其他醫生有分別,病者及家屬能否因著遇見我們,而感受到基督的愛,並且能與上帝接近一點呢?我們又有否關心病者靈性的需要呢?

另一方面,這個世界鼓吹我們要有理想、形象、傲氣與擁有等,特別當我們已成為專業人士及擁有優質生活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小心面對。在這個社會,人生的價值與尊嚴看似已經變得十分「平價」,我們經常使用「放棄或刪除」及「事物是容易被取代」的想法。報張的首頁更賣弄恐怖、血腥與死亡的新聞及圖片。因此,另一挑戰是在醫院同事中間,我們有否分享基督的態度及表達基督的特質呢?

濫用藥物、性侵犯、婚姻問題、傷人、自殺與殘酷的殺人事件不斷發生,並且繼續上升,但只有部份的傷者會被送到醫院的急症室。我在醫院裏工作,也只有一點機會可以去協助這樣的人,難過是更多人要面對的是冰冷的殮房與冷酷的司法制度。

每日工作前我會禱告,重新委身基督,為要診治的病人與家屬祈禱,特別為那些等待搶救及要甦醒的病人禱告,也為他們的家人需要照顧及安慰祈求。當遇到艱難的個案時,也會操練內心默默的禱告。在講求速度的急症室工作,這確實是毫不簡單的挑戰,惟有以「耶穌會怎樣做?」作提醒和學習,助我校正焦點。每天工作完畢,歸家途中,我會為這天曾遇到的人禱告,為神的恩典而感謝,為能夠有卑微的服侍而感恩。

感謝神的提醒,祂不單使用我的診治,每一個我遇到的病患者,亦讓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定基督的香氣」(林後二:十四)。當病人、病人家屬及醫療系統使我們頹喪時,祂幫助我學習去饒恕及表示的關心,但這也只不過是讓基督的香氣散發的開始。醫管局訂立了「整全的病人照顧」的宗旨,但作為基督徒,我們需要為病人及同事們的屬靈需要作更多一點的關顧。感謝神!讓更多基督徒同事出席星期四午間崇拜,聚會在聯合醫院美輪美奐的小禮拜堂舉行。婦產科的主管莫醫生,曾經給我很大的鼓舞,他抽出寶貴的時間在星期四午間崇拜中分享,他提醒我們縱然在工作環境中要面對許多困難,但要學習多一點認識及相信我們的「老闆」(信實的上帝),並要專注神。

回想一次特別的經歷,幾年前,當時腦掃瞄器壞了,而腦外科的服務又未完全建立,有一位昏迷的病人要立即轉到沙田威爾斯醫院急症室去做腦掃瞄。當時因為要等候轉院,我就帶領他的家人禱告,讓他得到心靈的安靜。我發覺在禱告時,病者家人表現得非常平靜。因為過程中要等候各項安排,當時掃瞄器需要時間作準備,放射科同事需要重新安排這次緊急掃瞄,病人要花時間坐救護車轉院,而腦外科的同事就正直在沙田威爾斯醫院等候接續搶救這病人,所以沒有浪費時光。這時,我體會了「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廿八)

最後,感謝神給我的鼓勵、支持、禱告及聯合醫院院牧部忠心的同工蕭牧師、李太、胡院牧及陳姑娘,還有香港區私立醫院院牧陳師母。因著她們愛心的服侍,我經驗到上帝的大能。去年,當我的表妹病了,進到這兩間醫院,院牧同工們給予適切的心靈關顧。縱然表妹的癌症沒有痊癒,信實的上帝卻答應我們的懇求,她終於接受了基督。雖然她經歷極大的苦與痛,但在天父接她到永遠安息的家,與創造的主一起之前數月,她亦接受了水禮。雖然她離世時,只有二十二歲,遺下丈夫及一歲大的兒子。但我仍「願頌讚歸於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一:3-4)

願意各同事更多轉介病人給醫院院牧,同工們的探望經常觸動病人的心靈,為病人及家屬禱告,這並不單加增了「全人醫治.全人健康」的果效,也承然帶給各人祝福,也讓我們見證上帝大能的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