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洗禮

 鄭大成 

院內的病人若信了主,院牧會先徵得他的同意,再按他居住的地區邀請教會的牧者前來醫院探望,讓他們彼此認識,待病人離院後可以參加教會的聚會。病人若快將出院,沒法等待牧者前來探訪,院牧會把該教會的資料先告訴病人,再安排牧者前往家中探望,或與牧者一起探訪初信者。

但有些病人因病況的影響,已到了垂危的階段,他們因著護理人員和院牧悉心的關懷,漸漸體會和明白了福音,也願意相信耶穌,接受祂做個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亦有病人是因著信主的家人向其講述福音而信主的。

當他們想要接受洗禮時常會遇到一些教會規例上的難處,如有教會只接受浸禮(整個人浸入水中),因而沒法為病人施行灑水禮。雖然病人的家人是該教會的會友,也礙於規則而不能接受施洗。也有教會需要有一位該堂會的見證人和牧師一起表示病人是清楚救恩,才可以為病人施洗。最後該病人經長執會接納才能成為會友。更有教會把洗禮和會籍分開,因前者是信心的表現,後者是加入教會的程序,該受洗的病人並不能成為該教會的會友。

筆者尊重各教會的體制,但想到信主的病人的感受,他可能預料不到信主後想洗禮的手續是這樣煩複。筆者看見那些信主而洗禮的病人,在洗禮當日的早上就梳洗齊整,面露喜樂地等候洗禮的時刻。他們平時雖然身體軟弱,顏容憔悴,但在那天卻從心裏湧流出屬天的平安,奇妙的是洗禮後病人都較以前好轉,心境平靜。雖然病況還是差下去,但他們面對生命的終結再沒過去的懼怕,因為知道自己要進入永恆的國度裏。正如陳一華牧師在《全人醫治》一書中談及禮儀對病人的意義何在?他認為這行動可令病者更確定自己的信心,肯定與主的關係。

感謝神顧念病人的需要,現有教會體恤病者靈性上的需要,可以接受垂危病人為會友,更邀請院牧在急需時可以為病人洗禮。若有病人在醫護人員(主內兄姊)或院牧的面前表示信主後病況轉差,病人沒法在接受洗禮時回答認信的表示,牧師基於信任醫護人員(兄姊們)和院牧的見證下,也會為曾決志的病人洗禮,因相信病人雖然沒法表達,但因著醫學上的看法:相信病者是可以聽見的,而完成病者屬靈上的要求,對他和家人都有靈性上的幫助。筆者更相信福音的宣講除言語外,主的愛更顯在教會具體的行動上,讓患病的信徒也可獲得心靈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