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上門,打開窗

 冼釋梅 

一九九五年冬天,在例行的婦科檢查中,醫生懷疑我左邊乳房有不良腫塊,安排作進一步檢驗。結果,如她所料,証明我乳房內有數厘米長的硬塊。我幾乎呆了!一時間不能接受這事實,但知道不能耽誤日子。丈夫對我非常關心及愛護,並鼓勵支持我聽從醫生建議,盡快進行手術。親友幫忙照顧孩子,好讓我安心進醫院接受治療。手術進行順利,丈夫天天來陪伴我、安慰我。手術後,在醫院休息一星期多,便回家休養。家人和親友都幫忙處理家務讓我安心休息,傷口亦於一個月後便癒合。

醫生從我身上割下的壞細胞檢查中,發現它的毒性很強,且有擴散的跡象,便建議我以電療和化療作鞏固治療。我前後共進行了五星期電療,完成後,所電的部份皮膚因接觸x光射線而潰爛,需要休息兩星期,讓它復原才可進行化療。化療的日子並不好受,全程共六套的針藥。注射後經常嘔吐,吃喝均有怪味。對平日愛吃的食品,全不感興趣、頭髮脫光、終日沒精打彩,這些療程至一九九六年中才完成。期間家人、親友的支持、幫助,安慰和鼓勵,是我繼續療程的主要動力。

完成這療程後,丈夫仍繼續分擔家務,讓我有機會參與義務工作。我選擇到東區醫院當院牧義工,希望可為他人服務,使病人有信心接受治療。我在同工的分享中,體會到原來在各人生活中,都有或多或少的困難和限制。這鼓勵我不把自己看成比別人「慘」。原來,有很多比我更痛苦的生命!這亦使我記起母親經常掛在口邊的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便要滿足。」

直至一九九九年三月,在一次例行覆診檢查中,知道癌細胞已轉移至肺部!我十分驚慌,但清楚知道,只有勇敢面對,相信醫生給我的,是最合適的治療。醫生先讓我用前次的化療藥注射兩次,然後告訴我可接受這藥的份量已到極限,要繼續治病,便要轉用其他化療藥水。我休息一段日子,由X光照肺片和驗血的結果來決定何時需轉用新藥,期間,我可嘗試中醫治療和其他療法。親友們為我尋方獻策,大家都很關心我。外遊的,也帶回一些強身抗癌藥物,希望可幫我增強抗癌能力。

終於,一年後,即二○○○年三月,我才需要接受新的化療藥。這藥由於在注射時會對心臟有即時的影響,醫生讓我住院臥床落藥。其間,心電圖、血壓計要連同針藥一同使用,這化療藥也像以前的化療藥一樣,每三星期才可注射一次。當進行至第四針時,驗血的癌病指數已回復正常,醫生希望有更好療效,前後共注射九次。期間的脫髮和胃口差,是必然的反應,但精神要比四年前好。我盡量多休息和吃有益的食物,來增強抗癌藥物的副作用。其間,中醫藥和另類療法也有配合使用來助我完成整個化療。丈夫同樣每次都陪伴我進院和覆診,孩子也會做好自己的工作,不用我掛心。

這化療完成後的X光檢查中,我仍有一小黑影在左肺上。醫生讓我口服抗癌藥。由於我對這藥產生很強的副作用,只使用兩星期便要停止。現時不用任何抗癌藥物,只須按時驗血、照肺檢查。

經過這次患病後,叫我便曉得珍惜生命每一天,選吃有益的食物,常做運動增加抵抗力,疲倦時便要多休息,能為別人付出多少便付上多少,相信上主必會憐憫看顧我,祂關上門仍必為我打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