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答案的問題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南亞海嘯之後,全球性的救災行動火速進行,有人踴躍捐款,有人遠赴災區支援,救災的力度和災難的程度,成了正比。可見碧波無情,人間有愛。

百年不遇的大海嘯,除了喚起無數人悲憫之心,同時亦激起輿論廣泛討論。有從人道呼籲著筆,更有從地理角度探究,亦有分析南亞經濟政治,甚至探討全球化帶來的問題。至於基督教方面,卻有暗喻末世已到,亦有隱指這是上帝之怒,或是罪的審判,也有勸人快傳福音,好好儆醒。

這次的大海嘯,緣於印尼蘇門塔納的海底地殼板塊移動,因而引起達至九級的地震而起。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這純粹是一宗大自然正常的活動。既非因人類的行為所導致,更不是針對人類而作的行動。地殼板塊移動,亙古洪荒已有,只是如今人類繁衍眾多,遍居全地,而文明世界的資訊發達,一下子,萬里之外所發生的事件,即可映入眼簾。我們眼見如此嚇人的災情,因而有所聯想,再套入個人信仰的格式之中,才有以上的判斷。

香港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說︰「海嘯不等於災難,因為海嘯若發生在一個沒有人的海島,即使它造成破壞,也只不過是災害,而不是災難。只因為是有人受傷、死亡,這才成了災難。」換言之,海嘯本身並沒有善惡,它亦不會蓄意傷害人類。香港大學地球科學系副教授陳龍生指出︰ 「我們對大自然不夠敬畏,總以為人定勝天。」似乎學者們都認為問題不是出於大自然,當然,亦不完全是人咎由自取。因為在大自然的面前,人實在小得可憐,亦無知得很。正如林超英台長所說:「就算有海嘯警報,也不一定能逃得過災難。」

我們當然同意對大自然如果有多些瞭解,多些尊重和愛護,或許可以多得平安。然而,我們卻不可以隨便妄言,大自然帶來的災難,就是對人類的審判。作為基督徒的,更不應隨便引申到這是上帝之怒,末世之兆等的論點之上。因為這樣的說法,不單不能助長人的同情心;更可能使我們對受災的人產生偏見。

況且,這樣的論點,若經細心一點的推敲,很容易就會發現它的漏洞和矛盾。以這一次的海嘯而言,這趟災難,明顯不是因為人類的生活所致。事實上,直到目前,人類還沒有力量可以移動地殼的板塊。因此,要人為這災難以負上任何道德上的責任,似乎有欠公平。

至於受災的國家主要是信奉回教,亦比較落後,甚至政治上不民主等等,但這一切卻與災難無關。難道西方以基督教為主的文明國家,就沒有天災嗎?我們不可能在發生災難以前,說布吉是人間天堂,南亞的樸素,是西方社會以外的一片樂土。災難發生前,我們沒有對他們發出警告,到災難忽然發生,卻指這是上帝之怒,罪的結果。沒有前題的結論,是不可能被證明是對的。或許,有這樣的想法的人,是想為這樣的災難,找一個合乎「信仰」的理由。

南亞海嘯的災難,導致的是超過十五萬人死亡,五百多萬人受災。從社會的角度和救援的需要而言,這的確是一個大災難。但從個體生命而言,每一宗奪命的事情,都是災難,都是無可復加之大。換言之,奪去十五萬人性命海嘯,和奪去一個人性命的急流,在本質上是沒有分別的。因此,我們若要因為災難而向上帝詰問,或因為有人死亡而為上帝辯解,實在不必在大海嘯發生之後。任何人只要張開眼睛,就可以看見每天都有無數的人死於不幸。

當海嘯發生以後,習慣了從聖經中找尋回答(不是答案)的我,記起了約翰福音九章。當時門徒遇上了一個生來是瞎眼的人,因這個人的苦難,觸動了門徒的心,也啟動了他的思考機關,就問耶穌:「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他犯了罪,還是他的父母犯了罪?」這誠然是一個十分理性的思考模式,也非常有「信仰的基礎」。總之,這苦難必有原因,而這原因必然離不開罪的問題。

使人奇怪的,也使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耶穌竟說:「不是他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犯了罪,是要顯出 神的作為。」然後,祂隨即做了一件事,就是伸手醫治這個瞎子。若從理性的角度去看,耶穌並沒有回答門徒的問題,因為門徒的問題有普遍性,並且不會因為這個瞎子得了醫治而消失。正如我們熱心捐款賑災,同樣不可能解答海嘯帶來的問題。然而透過一個又一個愛心的行動,人所能感受到的,已不是海嘯無情,而是人間有愛。

面對一個生來是瞎眼的人,和面對一場世紀海嘯,或許我們都會有門徒一樣問題。但我認為,這兩者同樣是不會找到理性的答案的。因為災難的問題,超越了理性所能辯解。面對災難,無論是屬於個人的,或是屬於社會,惟有以憐憫同情的心,用上帝之手幫助那受苦的人,才能顯出 神的作為。因為在苦難中的人,並不要求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