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愛向前走

 梁煥能 律敦治醫院院牧 

如果你從醫生的口中,知道自己患上肝癌的時候,你是否感到很徬徨和無助?除了那突如其來的困惑和無奈外,會否問:「為甚麼會是肝癌?」「為甚麼會是我?」「我還能活多久?」「我的家人怎麼辦?」讓我真誠的告訴你,我曾經感受這樣的心境,因為我是一名肝癌的過來人。當我知道自己患上肝癌時,那種迷惘和擔憂,現在仍然記憶猶新。

九七年三月對我和我的妻子來說,是人生中的大日子,因為這是我們在教堂裏舉行婚禮的時候。我倆對新的人生階段和新生活充滿著幸福的憧憬。當快到結婚一週年,我們正在計劃如何慶祝和獻上感恩之際,萬萬想不到患上了癌症的噩耗,竟在結婚後未夠一年就在我身上響起。九八年三月,因為一次定期的身體檢查,在超音波掃瞄的顯示下,發現我左肝葉有一個陰影,醫生隨即為我安排做一連串更精密的檢驗。因為這很可能是肝癌的現象。

這真是晴天霹靂,很難接受自己那麼年青就患了這麼嚴重的疾病。還記得那天回家的途中,內心思潮起伏,真不知怎樣將這個壞消息告訴妻子,也擔憂自己不能控制妻子的懼怕和哀傷情緒,但最後還是戰戰兢兢的告知她。那一刻的心情是最沉重的,因為實在沒有準備好面對疾病帶來的種種困難和影響,我們流著淚水相擁禱告,祈求上主帶領我倆經過這死蔭的幽谷。

不久之後,我和妻子一起到醫院見主診教授們,他們說幸好癌腫只發現在左邊的一個位置,必需以手術切除整個左肝葉,於是很快地為我排期施行手術。九八年五月,我便進行了切除左肝葉手術,整個過程順利完成。

我心裏真是充滿無盡的感恩,因著各個醫療工作人員的盡心竭力,家人、牧者、教會弟兄姊妹的禱告關懷,妻子的愛心服侍,我日漸康復過來。當然我更要感謝上主,因衪醫治了我的病,救贖了我的命。

當傷口復原之後,醫生建議我再作一個內放射治療,以加強療效,因此由病發到完成療程整整有四個多月。但這仍不等於已經完全康復,因為雖然很成功地幫助我切除了癌腫,也完成了放射療程,但醫生說肝癌的毒性是相當高的,暗暗轉移的機會是相當高的,而且我還有肝硬化的情況,再復發的機率亦是很大的。由那時開始我就需要接受自己是一個長期病患者,也是高危一族。每天需要服用藥物,每三個月要到腫瘤科覆診,接受抽血檢驗,等著各樣檢查的報告,定期做超音波掃瞄等等。無論如何,在癌症之後我的生活是起了一些變化和影響,但透過這次癌症的經歷,也使我獲得了不少生命的體會和一次生命的再生。

在康復後我開始想,不能被疾病所帶來的影響,復發的憂慮,就此吞噬了我的人生,我的信仰和過往的信仰經驗都告訴我,要在逆境和苦困中倚靠上主。藉著靈修和禱告,我的心靈比患病以前更感到上主的安慰,祂的應許是何等的真實可靠。因此我向上主立志要活得更有意義,祈求上主讓我活得更能豐盛,這樣才不枉此生。

癌症之後,我感到其中一件十分有意義和價值的事,就是可以用自己的經歷來安慰同病中人,作為一個癌症的過來人,我比較能感同身受患者和家人所面對的心靈重擔和生活壓力。故此,由九八年患癌症開始,我就一直成為癌症組織的長期義工,在工餘時間探望關懷有需要的病人。事實上在這些服務裏不但使我感到意義和喜樂,亦從聆聽他們的生命故事中,我反省到許多寶貴的人生功課。其後因為病人和他們家屬的需要,我在教會的支持下組成了一個「癌症病人互助小組」,喜見小組裏的組員在黑暗的日子之中,除了彼此互助同行,更可以認識主耶穌,得著生命的曙光,又能夠參與不同的助人服務,如報佳音、支援其他病友的活動。感謝主!他們都活出信心、希望和愛心的生命,而不是獨困愁城,等待死亡的來臨。

康復後的第三年,我感到上主呼召我到醫院參與院牧服務,與病患的人同行和分享希望的福音。為了要更好的回應上主和服務人群,我必需有所預備。於是在半工讀的情況下,完成了一個遙距神學的學士課程,並且又接受了兩期臨床牧關專業教育課程(CPE),這些訓練使我更有信心和能力去實踐「心靈關顧」的事奉。

在這段日子裏,我體味到活在當下,靠主導向未來的重要。今年(○五年)是我癌症康復的第七年了,過去我曾與許多病友一起走過,沿路上我們曾彼此分享,彼此分擔,今天我仍然繼續的帶著愛向前走。是的,生命是上主賜給人的禮物,活出好生命就是奉獻給上主最好的禮物。

每天早上醒來,我除了會感謝上主賜我存活的機會和新的一天外,也祈求上主賜自己力量去愛神、愛人,也懇求上主讓病者明白在困苦之中,我們還有力量、盼望與活好每一天的可能。無論明天的日子會怎麼樣,我信日子都在主的手裏,而且盡都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