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戒了煙

 張少蓮 

爸爸是個無神論主義者,並且是個反基督教主義的人,還記得十多年前我剛信主時,他十分反對,就連我洗禮他也不肯來觀禮,及後他發覺我信耶穌後改變很大,他開始對基督教沒有那麼大的反感,並認同基督教能導人向善,但他直言自己是無神論主義者。

早於二十多年前爸爸已知道自己有風濕性心臟病,當時的醫生早已勸他要開刀做心瓣的手術,但因當時各個兒女的年紀還小,爸爸心恐手術不成功的話,便留下孤兒寡婦,生活困難。所以他選擇了不做手術,目的為了顧及整個家庭的生活擔子。

直至上年年底(二○○四年十二月),爸爸的心臟開始出現問題,心瓣活動量減少,血液循環不好,引致肺積水、呼吸困難而入瑪嘉烈醫院,當時的我已感到爸的時間無多,實在要把握傳福音的機會,於是禱告求主開路。感謝主!祂是聽禱告的主,祂安排了院牧每天探訪爸爸,使他由剛硬的心轉為願意接受禱告,這段時間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向真神禱告。

我每次與丈夫(瑞倫)探望他後,也會為他禱告,起初他也會推塘我們,但我告訴他:「你要給女兒為你祝福。」於是他才願意的一同禱告。我每次離開醫院前也會為他禱告,這是他有生以來禱告最多的一個月,雖然他還是未信耶穌,但相信福音的種子已種在他的心田裏。那時的他還很精神,活動自如。有一天與他禱告後,在他交談時,聖靈提醒我勸爸爸戒煙,於是向爸爸說:「不如戒煙吧。」他毫不猶豫立即說:「好戒煙吧!」真奇妙。之前我曾多次叫他戒煙他也不肯,但今次一說即允,使我真的很詫異。但想不到,他出院回家後,當著母親及家人面前真的把香煙扔掉,就是這樣,爸爸在世最後的一個月戒了煙。

直至○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出院一個多月的爸爸又因心瓣問題,引致發燒及肺炎,入了隔離病房,那時的我真的擔心,因他連說話也不清楚,於是發電郵給各弟兄姊妹為爸爸禱告,感謝神!兩日後轉普通病房。

三月三日早上,醫院突然來電說爸爸很危險,於是全家人趕往醫院,由於我在屯門上班,要趕往廣華醫院車程差不多一小時,其他兄弟妹及母親也到齊,就只餘我和丈夫還在車廂內,妹妹兩次來電催促叫我趕快到,使我心裏更是焦急,那時只好不住禱告,求主這刻立即與爸爸同在,保護他,因他還未信主,他的靈魂還未得救,求主憐憫他。當時有經文突然出現在腦海中:「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於是便用這經文禱告,禱告後,妹妹再來電說爸爸及時搶救到,並要轉往深切治療部,感謝主!祂是大能的醫生,醫治的主。而爸爸就是在這深切治療部的二星期中,相信了耶穌。

在第二天,一位姊妹的安排下,介紹廣華醫院的謝院牧探訪爸爸,謝院牧十分細心、關懷,每天探訪爸爸,那時爸爸雖然不能說話,但十分清醒,能以點頭或搖頭來清楚表達自己的思想。三月七日主日的早上,在事奉的教會一同為爸爸禱告之後,收到謝院牧來電,說爸爸願意決志信主,接受耶穌成為他的幫助,這實在是意想不到,心裏雖有疑惑,但神的恩典夠用,經文再次出現:「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只要信!不要疑惑!」其後爸爸的心情和病情也十分起伏和反覆,相信他的內心有很多掙扎和思緒在爭戰中。

在三月十五日爸爸離世前的那天,早上靈修禱告時,聖靈提醒要我對爸爸說多謝,多謝他對我們的愛護,多謝他養育之恩。於是告訴他:爸爸多謝你把我們五兄弟姊妹的養育,神提醒我要多謝你照顧我們,你已完成養育我們的責任,一直以來也未有機會向爸爸說聲感謝,只收在心裏,今次是神提醒我,要多謝爸爸。我們知道爸爸很愛我們,我們個個都知道,耶穌是愛,祂叫我告訴你,神就是愛。

valley 之後我問爸爸,我為你禱告:「多謝天父賜我地上的爸爸,養育我們,多謝耶穌,耶穌很愛我們,給我們有一個愛我們的爸爸,耶穌是愛,求你賜平安、安心給爸爸,讓他經歷你的平安,在需要時隨時向你禱告。」在禱告時,發覺爸爸一直握著我的手,眼睛有淚水,我們知道他已感受到耶穌的同在。之後我告訴爸爸不要擔心,我們會照顧自己的,他點頭示意。所以我深信,爸爸在最後的一刻,相信了耶穌,耶穌並把他的靈魂接去。

我一向認為無可能戒煙的他,在最後一個月戒了煙,無可能信主的他,最後一刻信了耶穌。感謝神的憐憫與愛的同在,願一切榮耀讚美歸於天上阿爸父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