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一起走過的日子-懷念葉游少卿院牧

葉游少卿院牧(葉青華師母),曾任註冊護士,後蒙 神呼召,九○年神學畢業,牧會三年後,為實現關愛病人的抱負,投入院牧行列,在東華東院、東華醫院及馮堯敬醫院擔任院牧達五年之久,安慰病人及家屬,腳蹤佳美,結果甚多。

九九年,姊妹隨丈夫赴泰國宣教,由對泰文目不識丁,至能用泰文講道。她擺上的心志,令人佩服。○四年十月,姊妹在泰國Bangkok Christian Hospital驗出肝有腫瘤,即回港醫治。至○六年一月三十日,這位可敬可愛的姊妹,息勞歸主了。

姊妹在病榻之上,仍然牽掛院牧事工。在○四年十月二十六日,做完腸部手術,預備開始接受化療,姊妹寫下:「感謝主!保護安慰我害怕的心靈,待我病康復後,我想回東華做半職院牧,求主應允垂聽。」今天,雖然姊妹已經離世,但她對醫院關懷的心願,會繼續的激勵我們。在這裏,我們特別邀請了幾位曾與姊妹共事的院牧,記下姊妹佳美的形像,作為懷念,也作為鼓勵。

周美蘭院牧

「這醫院的院方很支持院牧事工的……」這是九八年首次到訪東華東院瞭解院牧事工時,游姑娘對我一再重覆強調的說話。流露出她對事工的著緊及努力耕耘的成果。期間有機會觀看她與醫護同事接觸,並與病人傾談,舉手投足流露著儘是院牧當有的素質。望著她,不禁暗生羨慕及欣賞。

「我將我的工場交託給您。」這是九九年游姑娘離開院牧事工往泰北宣教前,向我講的最後一句說話,滿載著感情及承擔的託付,震撼人心!因此,這段說話至今沒有忘記。從沒有一位同工在離開工場前會如此慎重地將工場交給我,只有她!她就是這樣一個完全投入、上心、用心、及全然認真的人。對她,我肅然起敬!

「我康復後會繼續事奉神。」這是○六年游姑娘病重在床時向我講的最後一句說話,心再次感震撼。我們四目交投,心照不宣。此刻,彷彿再次從她手上接過院牧事奉的棒,為她完成尚未完成的夢。

與游姑娘的關係始於醫院,也結束於醫院。院牧事工將我們的心連上,一段段對話、一幕幕交往,是那麼的震撼難忘。別了,卻不會忘記!


王美玉院牧

九七年,我在屯門醫院當院牧,由於當時院牧室的工作繁多,所以工作的壓力很大,也很孤單。在CPE訓練中認識了少卿,她在東華東、馮堯敬、東華,一個人跑幾間醫院,相信壓力比我更大,也更孤單。因此,我們兩個人聚在一起時,特別有共鳴。

○五年,少卿因病入伊利沙伯醫院,而我已轉到這裏當院牧,所以也有很多機會遇上。在她還接受抗癌治療之際,她告訴我準備報讀浸會的CPE課程,又說,待康復之後再做半職院牧。

少卿永遠有著一股積極,面上常有燦爛的笑容,讓人感到她的熱誠。她的生命就像一團火,她能完全的為主為人燃盡,使我感到十分欣賞和佩服;但卻也捨不得她那麼年輕,就燒盡了生命。我情願她可以放輕鬆一點,讓我們更多一點看見她生命的亮光。

懷念您,少卿!


羅杰才牧師

雖然和少卿相識的日子很短,大家見面的次數不多。但她獨特的形像,卻清晰的印在腦海之中,想起的時候,心中總會掛念。

記得第一次見少卿,是她將要離開香港,與丈夫一起到泰國宣教,她到聯會辭行。其實每年也會有院牧離職,卻很少會來到聯會辭行的。而且她還是謙謙的,好像帶點抱歉的樣子,最後離開時,少卿表示她會繼續為我們禱告。我相信她的承諾是真誠的,並且已付諸實行。

另一次見少卿,是她帶病回港就醫,我到醫院探望她,她依然面帶微笑,口中常說著感恩的話,很自然,沒有半點造作,讓人感到這是她從心中發出,是她生命中的一種本能。我們常有機會探病,當中多是我們帶給病人鼓勵和安慰,但少卿即使不是一個院牧的身份,並且更是一個病人,但她在病房之中,依然給人帶來安慰與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