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關顧者需要有專業判斷

專訪沙田慈氏護養院行政總監及新界東聯網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主席——葉衛忠醫生

■:羅杰才牧師     □:葉衛忠醫生   整理:梁婉琴
日期:二○○六年一月十九日
地點:威爾斯親王醫院葉醫生辦公室


葉衛忠醫生一九七六年畢業於香港大學醫學院,曾擔任內科、外科、婦產科、兒科及精神科等醫生。八六年起轉從行政工作,出任香港佛教醫院院長。九○年起擔任沙田慈氏護養院行政總監,直至現在。○三年,新界東醫院聯網成立「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葉醫生擔任主席,一直至今。

■:葉醫生,你從醫的時間有十年之久,並擁有多個不同科目的經驗。可否與我們分享,在過往行醫經歷中令你最難忘的事情?

□:我想和大家分享兩個經歷。記得我剛出道時,在瑪麗醫院負責肝膽外科,當中有很多是癌症病人,其中一位長者患有胰臟癌,雖然幫他動過數次手術,但也藥石無靈。胰臟癌病人一般都會感到很痛,但令我詫異的是他不但沒有表現得痛苦,反而一臉安祥。一天剛巧我巡房,見到他正在彌留之際,他的家人都圍在床邊,一同跪下祈禱,直到這位長者離世,整個過程都是十分的平靜,彷彿在生的人和已死的人都沒有痛苦,我對自己說,這豈不是宗教的力量!

另一個更親身的經歷就是家母。她在明愛醫院過身,而我自己當時是在聖母醫院任前線醫生。不知道聖母醫院牧靈部如何得知家母離世,但我卻收到她們的慰問咭,並且邀請我出席為離世病人家屬而設的祈禱會。我當時很感動,因為覺得有人給予慰問和關心。以上兩個經歷都令我更深體會牧靈或心靈關顧是甚麼一回事。

■:你的分享正好帶出了心靈關顧對病者及家人的重要性。事實上,除了身體之外,病人的心、社、靈也應該得到照顧。回到慈氏護養院,院內病人都需要長期和特殊的護理,在過去十多年,你如何鼓勵同事,在治療病人方面做到全人的關顧?

□:同事長年累月照顧病人,很容易會身心疲乏,加上延續護理本身沒有太大的挑戰性,要令同事每天都投入起勁地工作也是不容易的。剛才你提到照顧病人身體以外的需要,令我憶起其中一個成功幫助病人的例子。曾經有一位中六預科生,因為跳水意外導致四肢癱瘓,來到慈氏接受護理。事實上,這位年青人不但失去了活動能力,連他該有的一切社交生活都因而被剝奪了。面對著他,我們的確感到無奈,因為我們沒法可以令他的身體得到復原。但細心想想,我們似乎可以幫助他得回一些身體以外的東西。於是我們協助他一邊住院,一邊進修,後來他更取得學位,而且可以自力更新,每天坐著電動輪椅上班。能夠見到他找回失去了的自尊心和成功感,同事們都感到很鼓舞,亦成為了我們照顧病人的動力。雖然成功例子總的不多,但我鼓勵同事要抱有一種不可放棄的信念。

■:由新界東聯網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成立至今,葉醫生你一直都擔任主席,並積極推動和發展多項工作。長遠來說,你期望心靈關顧服務在醫管局的架構之下,有著怎樣的形態和扮演著甚麼功能?

□:發展聯網心靈關顧服務最初都遇到不少的困難,但現在總算是上了軌道。而我期望的發展,主要包括三方面。第一,心靈關顧服務需要有制度化地存在,換句話說,我們不應把心靈關顧服務者看為義工,他們在醫院裏應該有其獨特的身份和位置。其次,心靈關顧服務者應該與院內的醫療團隊有更直接和制度化的溝通,並且得到所需的物質支援。第三就是專業化,當中涉及很多範疇。除了學歷資格外,還需要有服務的質素保證,並且是有制度的、有自我監管的基制,和提供相應的指引等。專業化的目的就是要確保每一個病人都能得到相同的心靈關顧服務。提到心靈關顧,也不得不觸及一個可能較為敏感的話題,就是關顧病人和分享信仰的優先次序。我個人認為對病人應該是「關顧行先,傳道行後」。病人最渴望有人明白他們的痛苦,包括身體和心靈的痛苦,聆聽他們並給予他們安慰和鼓勵,以致他們能更積極地面對自己的疾病和不幸。所以,若病人絲毫不感受到被關心,反而只看到傳道的行動,這似乎失卻了心靈關顧的真正意義。

■:葉醫生提出的問題雖然的確略為敏感,但卻十分值得討論。其實「關顧」和「傳道」,孰先孰後,在於一個專業的判斷。信仰從來都不可能,更不應該強加於人,對病人也不例外。我相信一個成熟和專業的院牧,必定能夠掌握病人的真正需要,並能夠在適當的時候,給予信仰和心靈的指導。

□:我十分贊同心靈關顧者需要有專業的判斷。我也相信宗教的力量必然能夠對某些病人產生極大的幫助,就如我最初談到的那位患有胰臟癌的長者,所以我絕對不否定信仰對病人的價值,但我認為必需在尊重病人和合適的情況下來「傳道」。

■:很高興葉醫生能坦誠地說出對心靈關顧的見解和看法。在結束訪問之前,可否給予我們一些評價,讓院牧服務可以更進一步。

□:我會用「進取」來形容基督教的院牧服務。記得○四年慶祝院牧服務廿載情,多位醫管局高層和醫院行政總監都有出席感恩晚宴,這正代表著院牧服務得到認同和支持,同時亦體現了過去二十年的發展與成果。對於院牧們的付出,我是十分感激的,因為你們填補了一個很重要的空間,就是全人關顧中的心靈需要。這方面是醫療人員無暇和沒法完全觸及的,卻又是在整全醫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