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實在有限

 徐珍妮牧師 基督教聯合醫院助理院牧 

各位牧長:

○五年一月一日,我離開了事奉六年多的堂會,心中雖因終於「放下」而釋然,卻也同時不免感到唏噓及茫然。對於未來的路,當時一點想法也未有,只知道必須踏出離開的一步。決定後,打算先把必需的雜務安頓,然後兩週後離開香港,給自己一個月的旅行。結果,離港時已是三週後的事,然後是七週的旅行和探親,回港時已是三月中。到我重新投入工作時,一份出乎我意料之外,卻又非常適合的工作─在聯合醫院擔任助理院牧,已是七月一日了。

這是一份讓我可以按著心的感動去服事人的工作(主要是病人和他們的家屬);是一份讓我可以默默地回應人的真正需要的工作。他們的需要基本上很單純,就是心靈的支援和陪伴。院牧的工作也不斷挑戰我的生命視野和深度,以下是其中三個我學到的寶貴功課。

一.在醫院,生命本應比較「脆弱」,因為住在裏面的都是病人;可是,正正在醫院,生命才有機會顯示其無價的本質。無論一個人平日在世人眼中是如何微不足道,一旦到了醫院,醫護人員就會盡力搶救和醫治。也正因為醫院是挽救生命、保護生命的地方,因此比起其他工作場所,醫院裏有更多有心人在默默服事,努力發揮團隊的精神。

二.病人幫助我重新調校生命的「焦點」。原來生命中最重要的真的不是「千萬家財」、「高位強權」,也不是「高樓洋房」、「名譽學位」;而是「基本的生活能力」 ─「行得」、「食得」、「訓得」、「大得」、「小得」。病人只要能夠自己呼吸,能夠坐在床上進食,能夠自己上廁所,晚上能夠入睡,白天能夠去醫院樓下的便利店買心愛的讀物或食物,最後有機會出院回家,讓自己「平凡地」與所愛的人一起,那就是病人最大的心願,僅此而已,真的僅此而已!
目睹一些病人經過數月的留院,終於能夠病癒回家,感受到他們那份大得無比的欣悅!為怎麼會如此雀躍?因為他們終於有機會重拾那些人人早已習以為常,以為理所當然、必然擁有的生活能力。也許,如果人人都有機會「暫時」失去基本的生活能力,留院一週,之後一定會對生命有迥然不同的體會和珍重!

三.每當面對病重,特別是那些受到劇痛折騰的人,我都會再次被提醒:「語言實在有限」。我不能用說話幫一個人減痛,只能用「心」去陪伴他,希望他會感受到那份從愛而來的心靈力量。身為關顧者,經驗處於關顧與乏力之間的張力,實在磨人;有時更要面對病人因極度無助而發出的埋怨;此外,還需等待難得的「良辰」,向病人表達一兩句體諒或提醒的話。

此外,每天我都在學習接納自己說了多餘的話,做了多餘的事的時候,我不斷提醒自己:正因為自己的不足,我才能明白,不是自己為人做了甚麼美事,只是神通過人去成就祂的美意。願主賜福保守地上每一個生命,也加添我們彼此相愛的能力。誠心所願!   

同工
徐珍妮
2005. 12. 31    香港

編按:此文為徐珍妮牧師與會內教牧同工分享的私函,徵得同意刊出,因篇幅所限,有所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