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他掛上小燈籠

 王璇  長洲醫院院牧 

朱弟兄離開寄居世上四十八年的歲月,返回父家不足一年。

去年的十月初,臨近中秋的時候,我如往年般到各病房替每位留院的病人掛上一個小燈籠、送上一個水果和祝福單張。當走近朱先生床邊時,他正臥坐在床上,身軀已被惡病折磨得瘦骨嶙峋,面色蒼黃枯乾。我和他打個招呼並道明來意,他禮貌地道謝並接過水果和單張。我替他掛上小燈籠,他帶著微笑凝望了好一回,吸了一口氣,對我說:「可以給我多掛一個嗎?」我回應說:「當然可以啦!成雙成對,你可轉送給你至親的人。」那個下午,我和朱先生談了十多分鐘,知道他曾接受過社康姑娘家訪洗滌膿瘡,他很感恩得到照顧。他未婚,與一位在工作中的妹妹同住,得病前做過不同的工作。當我要離開他的床邊時,朱先生寫下他的名字、地址和電話號碼給我,邀請我日後往探望他(可惜,他未有出院返家的機會)。他寫的字體很端正,真不像是一位只得小學學歷的人寫的,至今我仍留著他寫下的字條。

接著,我每次到訪病房,也必先往C4病床探望朱先生,跟他談談生活往事,聆聽他在病後的心聲和體會,他總以平常心去看自身的遭遇,沒有半句怨天尤人的話。進餐時,他軟弱的手一匙一匙的麥皮邊吃邊流,但他沒有放棄的生存精神,實叫在旁的人敬佩和感動。

有一回,遇見院內一位健康護理員林姐,她在床邊與朱先生傾談,原來她是朱先生小學時的同學。聽到他們在言談中回憶少年時的生活片段,感慨歲月匆匆的溜走。林姐向她久別的學友見證主耶穌的恩典,並如何帶領她的生命轉向。她又鼓勵朱先生要好好跟我傾談,才離開他的床邊。那次朱先生很用心地和我談論生命之道,最後欣然地接受永生的福音,那天是○五年十月五日。

及後,我轉介他往林姐參加的教會,得教會的牧者到來跟進探訪,十月十六日主日下午,牧師和數位主內兄姊們到來為朱先生床邊施洗禮和施聖餐。洗禮後,他很雀躍地跟我們握手,還說很幸運認識我們。那一刻實在感到主的靈安慰了他的心,叫一位病危的人有如此的喜樂。他的家人未能抽空出席他的受洗禮,我就把所拍得的相片放在他的櫃頭上,鼓勵他給家人分享他對生命的盼望。

兩週後,他平靜地安息主懷,我即致電給他的親妹慰問。她表示尊重兄長的意願,將採用基督教儀式安葬,我們就相約教會商討安息禮事宜。朱先生家人選擇了十一月初的一個主日舉行殯葬儀式。由於所屬教會的教牧在主日有事奉崗位,我惟有獨力主持出殯儀式,這是我的第一次,在朱弟兄眾親友面前讀經禱告後就蓋好棺木。接著,我帶領喪家、抬棺隊及親友一行人由醫院出發,經過大街小巷、相熟的店舖和街坊直往山上走。當時我內心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那位睡在棺木的人本與眾街坊一樣營營役役的生活在這社區,面對世上的勞苦和病魔的威脅,但這位朱弟兄,在人生的終點,能夠像浪子一樣,返回天父的懷裏。為此,我感謝主給人的恩惠!

經過了朱弟兄的安息禮之後,我心中有如下的感受:

‧ C4病床,曾有一位同樣患癌症的人,他對福音有求知的心。可惜他太太對基督教有偏見,經過數次傾談我仍未邀請他作決志禱告。有一天,他日間還邊喝咖啡邊與我談論福音信仰,晚上就氣絕離世了。兩天後,朱先生就來到C4病床,這回我要找緊時機,不能讓主的恩惠再落空。

‧ 醫院是一個團隊,社康姑娘、醫生、護士、健康護理員和院牧,是彼此配搭,互相影響,不同崗位對病人身心靈的照顧都很重要。

‧ 當我領著出殯隊伍上山,雖然走的是平常一樣的道路,但那一刻內心經歷的是神恩領著屬祂的人歸回天家。


誰為主開心門,主迎他進天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