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一根刺

 劉德熙 九龍醫院院牧  

保羅弟兄:

雖然我們的年代相隔甚遠,種族和文化有別,但自少年開始我便喜歡看您的書信。您是飽歷憂患的主僕,冒死傳福音栽培信徒,您的字裏行間流露著深情,就好像語重心長的父親給兒子的勸勉。您一生為基督甚至連性命也不顧的精神,實在是我學習的榜樣。

您向哥林多人提及的那根刺,我也有同感。您說那刺是加在您肉體上的,為這事您曾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您,但主對您說:「我的恩典夠您用的,因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想在信徒身上的刺是難當的,就像加在我身上的是中風這種疾病。這十一年裏我常拖著沉重的半邊身四處走動,以前愛好的運動也無奈地放棄了,還有說話的阻礙,壞腳時常抽筋……,這一切難當的刺刺在我身上,令我疼痛難受。

我想,您的痛苦比我難受百倍,正如您所說,您受苦比我們多,屢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的,被猶太人鞭打了五次,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船壞三次,屢次行遠路……。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您身上,但您卻視一切臨到您的苦難為可喜樂的,因為主的恩典足夠您用,祂的恩典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故此您更要誇您的軟弱,您從主得了安慰,以後就可以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

我也學習以寬容的心面對我的痛苦羞辱,有時到病房受病人無理對待時,把一切的羞辱我都看為極少的事,因我是配為基督受苦。但最使我喜樂的,是我所關懷的病人,他們願意在我的引導下決志信主。我想,若不是中風的經歷,今天我就不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與我同樣遭患難的病人,他們也許不會藉著我而信主。一切都是出於神,我願意把我殘疾的生命全交主手中,直至歸回天家,到時我便可以與主一同歡喜快樂,把一生的功過呈獻於主前。

德熙
2006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