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手襪──醫院牧關實習的發現

 溫淑儀 仁濟醫院助理院牧 

今{年七月就是自己蒙召加入院牧事奉行列兩週年紀念,回想起來,醫院牧關成為我事奉的抉擇全是恩典,自己一直沒有想過。但上帝卻奇妙地在我生命中不同的片段中留下大大小小的提示和帶領,叫我一步一步用信心向前行。

2003年自己還是在美國三藩市任職社工,服務智障人士。當時生活、工作和教會團契事奉也非常愜意,但心底卻常常浮現一句說話:「如何使用你餘下的生命?」後來我在培靈會中回應作全職奉獻,經過禱告中引領,我的負擔是關顧輔導,那時香港正值沙士疫症爆發,我決定回港報讀神學裝備自己。離開三藩市之時,有一位姊妹,是我曾陪伴她走過她父親患上絕症、信主、離世的日子,她特別送上一本北美福音的刊物給我,內裏有一篇介紹院牧的文章,那是我對院牧牧關的第一次認識。

當時我事奉的心志是以基督教輔導為目標,故此最初我是選擇先修讀一年制基督教研究文憑,然後再報讀二年制基督教輔導碩士課程。不過在開學兩星期後,上帝已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需要有更深的陶造,於是我申請轉讀二年制基督教研究碩士課程。當中我選修了「城市宣教」,它讓我在第一年暑假期間在教會以外的基督教機構實習,老師建議我們可以選擇將來最有機會事奉的社群,或選擇最沒有機會事奉的社群。老師還說笑:「你在實習已嘗試,發覺真的不適合的話就可叫上帝死心呢。」最後我選擇到現職的仁濟醫院院牧室實習。

在實習中上帝開啟了我對醫院服侍的負擔,讓我看見祂在病困中施行拯救和安慰,讓我能夠面對自己生命中黑暗的日子,經歷到上帝無盡的愛、寬恕、接納和醫治,讓我與上帝的關係得到更新,學習順服聖靈的帶領,煉淨自己事奉的心志,那是我對院牧牧關最重要的一次親身經歷。上帝的引領也漸漸更清晰,經過禱告等候並雙方的印證,在2005年畢業後我就加入了仁濟醫院院牧室事奉了。

入職後,我更感受到院牧牧關的「任重道遠」,每一天有著許多人進進出出醫院,有一些更徘徊於生死邊緣,身心靈需要被撫摸、得醫治。在當中我有無盡的感恩,也有不少眼淚,經歷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握著彌留病人的手、第一次出席病人的安息禮、第一次擁抱著哀慟的家屬、第一次分享病人洗禮的喜樂……。在醫院,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是主施恩拯救的日子。記得有一位老牧者這樣分享過,我們是手襪,主才是那雙能觸摸醫治心靈創傷的手,沒有主的介入,手襪是軟弱無力,但當我們被主充滿,那就是一雙能帶來溫暖、帶來撫摸安慰的手襪,對我來說,醫院牧職意義也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