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導──原是與神同工

 盧惠銓 香港浸信會醫院院牧/CPE督導  

不少學員在修讀CPE期間,都會經歷生命的震盪、掙扎、轉化與成長。想回頭,莫非一個實習機會、一個小組、一個課程、一些習作、一位督導,就能帶來如此深刻的經歷,非也。說實話,督導不是超人,也從來沒有像鋪設穹蒼,安置星宿的神奇力量。督導,只是與神同工。真正叫生命得以成長的,是聖靈的工作,其中包括啟發督導結合信仰及行為科學的資源,幫助學員親身經歷神。

婉芬(化名)正修讀第二個單元CPE,以下是她其中一段心路歷程1:

本周是修讀CPE以來最辛苦的一周,不為甚麼,只是在個案研討裏不經意,也沒有心理準備下牽引出埋藏了很久的思緒、回憶和傷害。……當時,心中有許多不明──神何解要我面對這些,我不是已經有了既定的方式去處理這些過去的經歷,一直不是好好的運作嗎?為何又要我再去面對呢?真的,我真的很忿怒,因為每當我想起這些往事,心中不期然便有如大石壓在心上,眼淚也不期然靜靜地掉下來。

當今次回想這些經歷時,有一些對自己的新發現。若問我嬲上帝甚麼?我想,我嬲祂何以要一個十歲的女孩面對這些經歷,又沒有人可以幫助她處理當時的情緒。回想起來,那時只覺忿怒、恐懼、無助、羞恥……。從此,便開始對人設下許多界線,很少向別人顯露自己的情緒。過去曾有一段時間自己也認為這沒有問題,直至近年在事奉中,感受到這界線深深影響著與別人的相處與合作。及至今次體會到兒時被傷害的經驗仍可以有這般深遠的影響。
若問我,如何才可以原諒上帝。我想,要發生的事都已經發生了,那是不可以追回的。其實,當那種負面的感受出現時,自己也有嬲督導何解仍要咄咄逼人的追問下去。(當然,現時想回來,知道那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心裏也原諒了督導。)當自己經歷這個星期的辛苦,發現由第一次浮現那些回憶,到此刻寫下自己的反省,心情是漸漸的「輕」下來(因為整篇反省分開了三天才寫完)。或許,要面對才會有機會放下那個包袱,過程當然是不好受,但卻叫人漸漸經驗一份釋放,經歷上帝的醫治。這令我想起一個聖經的記載及本周讀完了的《假如我們原諒上帝》其中一個故事。

這是婉芬在上周個案研討及個別督導後的周記反省。在研討中,婉芬察覺到原來昔日的創傷,一直影響著她在某種處境下的牧養關懷。然而,叫婉芬感到最難受的,不是因看見自己的限制,而是再一次面對自以為撫平了的傷處。當婉芬在督導過程中最終能把「嬲神」這感受表達出來時,擺在眼前的,是一個真誠的心靈在經歷掙扎,與及期待得釋放。Robert Kegan The Evolving Self2中指出,其中最棘手之一,不是處理人對神的負面感受,而是處理人因著自己對神有負面感受而產生的負面感受。督導鼓勵婉芬反省的問題,包括「你最嬲上帝的是甚麼?」、「你認為自己怎樣才可原諒上帝?」、「原諒上帝,抑或嬲上帝會令自己舒服一點?」、「想想為何受苦的人常要問為甚麼?」等等,一方面肯定了上帝會諒解婉芬對祂的忿怒,另一方面鼓勵她親自與上帝好好傾談。

過了一周,婉芬繼續在她的反省周記裏分享箇中體會:

這個星期反思了督導提出的兩個題目,我覺得頗有意思。

在這階段,原諒上帝,抑或嬲上帝會令自己舒服一點?有人說他不敢嬲上帝,因為那是不敬畏上帝的表現。若然經歷過深刻的反省而得出的結論,那便是由心而發的敬畏和順服,不然,那只是徒具敬畏的外表,口號式的生命。然而當我反思這個階段,我坦然面對「嬲上帝」感覺的存在,而這種感覺背後,其實反映出對上帝那份信任和被接納的關係,在祂裏面我可以很安全的表達我真正的感受。其實,每次當我(或與禱伴)在禱告中向上帝陳明我的掙扎,聖靈給我經歷的,是一種被安慰及被擁抱的感覺,於此,反而見到自己的執著和反叛……。或許,不是要原諒上帝,而是要學習原諒自己,求那位寬宏、慈愛的上帝,原諒自己在掙扎中對祂的懷疑。

何解受苦的人要問「為甚麼」這個問題?表示受苦的人仍未能接受事實,仍處於很自我中心的階段,所以這條問題對他們很重要。可惜,他們不會找到答案,因為沒有人可以告訴他們真正的答案,最終何解只有上帝知道!直到有一天,他們接納這個事實,不再糾纏在這個問題上。我想,此時對過去的經歷和帶來的感受,我要學習接納和放手。這令我想起一段禱文,這禱文在我十二年前患重病時給了自己不少鼓勵,此刻想起來,也成為我自己的禱文:“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that I cannot  chang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求神賜給我這份心靈的平安、勇氣和智慧去面對這一切!

看見婉芬的反省,心中充滿感恩,感激上帝接納她,也親自擁抱她、安慰她及醫治她。誠然,督導在過程中必須循多方面評估才能作出適切的介入。婉芬的經歷,再次引證督導的神聖任務,是與神同工,幫助牧者「認識上帝  認識自己」。唯有當牧者具備一顆健康的心靈,她/他才會有更美的牧養與事奉。事實上,婉芬在往後類似的牧養處境中,漸漸展示出她的進步。

註1:摘錄自婉芬(化名)之周記反省,蒙當事人允許使用,為著行文暢順,略經修改。

註2:Robert Kegan, The Evolving Self: Problem and Process in Human Development.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82.  Kegan認為成長過程中的過度期是最冒險及充滿危機的。相信許多CPE學員都會有同感。督導與神同工,主要是幫助學員在恩典中平安過度,邁向成長。詳情可參考《慈聲》第15卷第5期(2005年9月)「督導──承載成長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