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空氣傳來的愛

 鄭嘉玲 

我本是一名平平無奇的「小師奶」,只管用心地照顧三名年幼的兒子,縱然有大大小小的風波,對我而言也不算甚麼,為人妻母的也必想是逆來順受吧。閒時便去一些志願機構當義工;富貴與否亦平常心,聽來是否覺得置身世外桃源呢?我亦覺得自己是樂天派!

可是好景不常,好幾年前先生的公司破產,兩年多前更得了急性腎衰竭,影響到高血壓、肺積水、貧血、中尿毒等各機能問題,其中種種苦事想起都令人膽戰心驚。我記得他危在旦夕的第一天是農曆年初三,在ICU(深切治療部)足足捱了十一天,在這些日子裏,我每天都焦灼的問醫生,丈夫的情況如何?但醫生每次的答案都是:「他未過危險期呀!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吧!」怎可能呢?自己一直以來都是人們口中的乖乖女,行事謹慎,從不行差踏錯;先生更是七兄弟姊妹中,最乖巧一個,人人忙著「搞移民」、「包二奶」、「過大海」、「炒股票」,他就只懂拚命地做生意,卻得了個腎衰竭。

於是樂天派的我崩潰了,完完全全的崩潰了。我沒有時間見孩子,也害怕見孩子,因為當他們追問爸爸在那裏時,既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卻難掩心裏那份悲痛,真的非筆墨可以形容,然而卻讓我體會到親情與友情的可貴,尤其是我的父母、弟妹們對我的支持、鼓勵。

好不容易十一天ICU的日子過去了,可以搬去隔離病房,繼而搬到普通病房。在住院(浸信會醫院)期間得到該院的周院牧時時到來探訪、安慰和為我們祈禱,述說神的恩典與大能。由於當時尚未接觸神,心裏仍存保留。娘家與夫家都是極度虔誠的佛教徒,丈夫與四位哥哥曾在98年捐出巨款,在家鄉興建一座建築宏偉的天後廟,他們五兄弟的威名響遍鄉里,派頭一時無兩。

但我的二弟在中華基督教會□魚湧堂(□堂)事奉已有十來年,因此我並不抗拒神,只是不曉得怎去認識祂。記得每次電視播放《恩雨之聲》,都會有一位牧師出來禱告,我便跟著他唸起禱文來。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二弟把我帶到□堂,讓我真正去接觸神,我記得帶我決志的是小慧執事,她好像是一位帶我走進靈命生活的媽媽,還有這裏的兩位牧師(陳熾彬和梁珮瑤牧師),他們不斷地為丈夫祈禱,希望可以配對到合適的腎臟移植。我真的很感激他們。

自我決志以後,便恆常和三個兒子返教會崇拜,但先生仍是堅持拜偶像,偶然才會和我們去一次。而每星期三次陪他到醫院「洗腎」時,都令我痛心不已,看著洗腎機上的兩大條「血喉」,一條是抽出身體內的血液,另一條是輸入外來的血液,每次需時4至6小時。記得有一次在洗腎過程中先生的血壓突然升高(超過200),血液從他頸部的傷口如泉水般直噴出來,我嚇到快要暈倒,但我不知那裏來的力量,我竟鎮定地叫姑娘處理,並堅強地緊握他的手閒談,分散他的注意力,彷彿像很普通的事罷了,誰知我的心不也是在流血嗎?我亦知道他很怕洗腎,因為每次插喉都令他很痛。

感謝神!只等了三個月便得到合適的腎臟移植,手術至今一切順利,身體也健壯了,現時需要定時服食抗排斥藥。也許因這些緣故,我丈夫的脾氣有點極端,不時懷緬過去風光的日子、健康的體魄,愈來愈喜歡找人洩氣,而當我回想起那一幕幕的「血喉」景象,我便屈服了,死心塌地做他的出氣袋,但內心卻是怨懟日深,甚至想到不如分手。

在一次靈修的時候,神讓我看到一個「愛」字,我開始思想,我問自己,基督徒不能豁免疾苦憂患,但如何承擔一切痛楚呢?既然不想放棄,我儘管再次對丈夫說出了自己的感受和問題的所在。其實以往我亦曾多次嘗試跟他傾談,但每次卻更加惡化。這次傾談之先,我求告神賜我聰明智慧,憐憫我的一片苦心。或許神也看不過眼吧!就在這最絕望的禱告裏,神回應了我──祂讓一個從不會利用現代科技資訊的丈夫,竟然透過空氣(SMS短訊)承認自己一直以來的過錯,並承諾以後大家共建和諧的家庭。哇!「神!禰極偉大,掌管一切……。」這一連串的詩歌不斷在我耳邊迴響,這樣的一位神怎能叫我不順服於祂的腳下呢!

感謝神!祂把一個學識淺薄、行事膽怯、笑於人前、哭於人後的我,變為剛強,可以勇敢地向前邁進,不致生活在嘆息與失敗的幽谷裏。讓我在這裏告訴大家,我和先生現在每個禮拜日都能手牽手地步入教會,這真是感謝主的恩典。但願這個見證能讓你都能感受神所帶來的奇妙救恩。更願主耶穌基督的福樂賜給你們,讓你們成為下一個述說救恩的主角。哈利路亞。

* 本文作者經由播道醫院院牧部邀請撰稿,謹此致謝。

作者全家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