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彩虹

其實她努力要做馬利亞

編按:新界西醫院院牧義工陳林劍菁姊妹,在2月3日,也就是臨近新春的年廿七。姊妹在主日崇拜後,如常一樣到教會附近的生果檔選些生果,要到青山醫院探訪院友。不料,遭到一輛冒失的的士撞倒,死亡。家人驚聞噩耗,但在悲痛之餘,仍不失盼望。在這裏特別刊出陳林劍菁女兒及教友們的懷念之情,見證姊妹的一生,如彩虹般的美麗。

 

生命中最後的一天
 陳林 

多天不見的陽光這天終於稍稍露面,還沒有打算驅走地上的寒氣。仍然冰凍的柏油路上,餅乾、糖果、水果散了一地,破了的塑料袋在寒風中顫抖;那撐得滿滿的綠色小挎包(多麼熟悉的小挎包!),拉鏈爆裂,像仰天張大了嘴巴;兩公尺外,鞋墊飛脫了的黑色皮鞋,孤零零地各躺一端。那輛的士狼狽地停在路邊,擋風玻璃從中間開始碎裂,擴展開去;車牌斷裂,只能辨認出字母是KW。

「媽在哪裏?」我跑過去,顫抖著問。沿著拖得長長的血漬望去,他們告訴我,媽在那小小的三角形帳篷內。我的腦袋像被轟了一下,那小小的三角形帳篷在我眼中漸漸變得模糊,而且變得很奇怪,我不明白媽怎會在那奇怪的小帳篷內。昨天她還跟我說話,她還說明天要做年糕。看那一地的東西,她才剛剛用她那雙溫暖有生氣的手,選購要買的東西,把錢從錢包裏拿出來,說不定還跟店員閒聊幾句,然後走著她熟悉的路……可是這一刻,她的身體竟躺在那小帳篷內!那小帳篷只告訴我一件事:媽已遠遠地離開了我們,我們沒法在這世上再找到她。

「一定要那無良的的士司機負責!」「她買了東西,正打算到醫院探訪,真是好人沒好報!」人們如此說。「好人沒好報」──媽從來都不認同這句話。

人們說她悉心照顧自己的家庭外,還熱心向人傳福音,在教會常做關顧探訪的工作;又長期擔任屯門醫院和青山醫院的探訪義工,將禮物、安慰、鼓勵和上帝的愛帶給病人;並常透過電話或面談勸慰精神病康復者。她真是好人。媽卻以她的言行證實她這樣生活,不是因為她是「好人」,她只是單純地、真心誠意地以她的生命回應30多年前上帝的呼召。從前有人跟她講耶穌,她不以為然,但1975年,她患腦瘤,以為自己不久於人世,一直放心不下我們兩姐弟。那時候,上帝的恩典臨到,又再有人跟她說要投靠那位真正的創造主,只有祂能拯救。媽就投靠上帝,對祂說:「主啊,求你救我,醫治我,我的病若真的好了,我和我的兒女都一生一世侍奉你。」30多年來,她以愛回應上帝的愛,她以上帝給她的生命為上帝盡忠。

人們說她無論做工廠女工、小販、餐廳清潔工,都是那麼勤勞敬業;對鄰舍又那麼友善親切,爸甚至說從家門口走到車站那短短的路程,她可以走十多二十分鐘都走不完,因為路上總有跟她打招呼、寒暄的人。她做了這麼多好事,怎會遇上這樣的橫禍!真是沒好報。媽卻從來不許自己說這種話,因為她深信上帝的話。

在我們在生的人看來,她走得太突然,叫人難以接受,痛徹心脾;但其實她在世的最後一分鐘,仍然忠於上帝的呼召,帶著禮物,向著醫院走去……然後,上帝說她可以息了世上的勞苦,祂以最快的速度、最沒痛苦的方法接她到天家;就如聖經上所說的,那美好的仗她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她已經跑盡了,所持的信仰她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她存留,就是按公義審判的主在那日要賞給她的。她在世時快樂地忠於上帝所托,離世時有上帝給她加冕。

殮房職員打開那層層疊疊的裏屍布袋和塑料袋,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動著,我知道我將要看見本來熟悉的媽媽變得很陌生。那雙滿佈青筋的手是那麼熟悉,一眼就能認出是她;然後,那張熟悉的臉展現在我眼前,斑斑血漬掩蓋不了她安詳的臉,好像睡著了。然而,那一刻,我和媽媽的距離是那麼遙遠,我意識到那是塵世與永恆之間的距離。我知道,我明白,躺在那裏的軀體,是我們藉以認識她的媒介,而那個真正的她,已經不在那裏,有待他日天家裏再聚。

*  陳林乃陳林劍菁之女兒。此文是她在母親安息禮上的分享。因篇幅關係,稍有刪節。


其實她努力要做馬利亞
 陳竹秀 新界西院牧事工探訪義工/大興浸信會會友 

太不單只是關心她身邊的每一個人,就是毫不相識的,她都照樣關心,曾有多次我邀請她探訪一些她素未謀面的人,她都非常樂意,絕不推辭,更自掏腰包購備手信,她不單在醫院探訪關顧病人,就是那些出了院的精神康復者,只要一個電話來,她便飛撲出去,那怕是自己仍未用膳,那怕是時已夜深,那怕是纏磨她一整天,那怕是到頭來那些病人好像又返回原地踏步,而她就是不灰心、有恆心、有耐性,更有愛心地繼續作鹽作光。

每月一次的家庭團契,她都不辭勞苦,煮一大窩粥和一大窩粉麵,重甸甸的挽回教會,給主內弟兄姊妹享用,可能你很欣賞陳太的烹飪手藝,但請勿誤會她願做「馬大」,其實她努力要做「馬利亞」,每星期二的尖沙咀浸信會查經班,她都是風雨不改的出去慕道,更買下大批聖經錄音帶,無時無刻都在吸收神的道。在聖經中的領受,陳太真是一點兒也不普通,教會逢星期三的婦女查經班中,我們都因她的教導而受益良多,讓人得著聖經中的亮光。我在教會中的日子,是如何長進,如何成長,都是被她在主內的熱誠和忠心感染了。

她已穿上白衣
 陳密斯 新界西院牧事工院牧義工/中華傳道會佳音堂傳道 

上週六(2月16日)下午,收到一份院牧部「緊急家書」,簡單的用眼一掃,難以置信!重看幾次,內心哀求:「但願這不是真的!」不敢相信姊妹會突然的離去,我實是心痛、不捨,我在這幾天的凌晨扎醒,眼前出現她的喪禮,人人穿上白衣,來來往往……。我腦子清楚地問:參加基督徒安息禮拜,人人是黑色衣束,為什麼眼前是人人白衣?

認識林劍菁姊妹約在七年前屯門醫院院牧部舉辦的一次義工會,她年齡與我相若,然而,在我心目中她卻是我的師姐、屬靈前輩。幾年來,我們見面並有傾談的機會不超過十次,而她那大方得體的衣著配稱,和那給人鼓勵、安慰的柔聲分享,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記得一次是在二樓院牧室我們相遇,彼此都有十幾分鐘時間促膝談心,她為我對兒女的教育和生活的重擔求主憐憫開路,也邀請我為她在福州家鄉傳福音的心志求神加智加力。我再一次較深瞭解她的過去和她內心深處的負擔,為她生活上的足夠感恩,為她對神虔誠的愛和在教會的盡力事奉感恩。姊妹的談話常常有神的話語脫口而出,在青山醫院的探訪、事奉和對轉介給她輔導的弱者,都認真負責。她,處處把神對人的愛彰顯。

我不忘記她在住所樓下「M記」一角靈修的情景。那是我前幾年在該處幫人接送孩子時常見的,又大又厚的黑皮聖經靈修本,那寫得密密麻麻的靈修筆記。記得那時,她對我說她晚上到尖沙咀聽「希伯來書」的課程,我為姊妹孜孜不倦的學習精神,獻上羨慕的感恩。

劍菁姊妹對主的愛也常體現在她與同工相處,她幾乎每週三晚都參加青山醫院聚會,更會到病房帶領院友前來參加,我雖不是和她同工,但她那謙和的笑容和合宜的話語,確實令人難以忘懷。

現在林劍菁姊妹安息了,她已穿上白衣像詩班員,像天使服侍主前,是她配得神賜的榮耀,她在等待那後來的相聚在神的榮光中,願主的應許親自安慰姊妹家人、親人和朋友!

篇幅所限,未能刊出全文,謹此致歉。

我們的義務實習督導
 李達強 屯門醫院院牧 

那時我已非常欣賞劍菁姊妹的傳福音和關懷病人的心,所以在2000年的「院牧義工訓練課程」,我特意邀請她參加。姊妹非常謙卑,說自己未必有能力完成,所以僅以旁聽生身份報讀。但整個課程要求完成的作業,姊妹皆有呈交,甚至超額完成。所以當課程完畢,她取得院牧義工的資格,正式成為本會普通科醫院院牧義工。

劍菁姊妹非常好學,2001年她又完成屯門醫院院牧部主辦的「醫院基本輔導及佈道課程」。十多年如一日,除了非典型肺炎義工探訪停止那段日子,基本上她從沒間斷每週最少一次到病房探訪。

2006年的普通科探訪義工訓練課程,由於實習人數眾多,屯門醫院三位院牧同工難以應付。我們得到九位資深院牧義工出任義務實習督導,其中一位就是劍菁姊妹。很多被她督導過的學員,都非常懷念和敬佩劍菁姊妹。雖然,姊妹已回到天家,但堪稱義工模範的她,將繼續影響認識她的人。

林劍菁姊妹在我們當中 
image006陳林劍菁姊妹(前排左四)於本會10/11/2002週年感恩聚會與其他義工接受嘉許情況
image010陳林劍菁姊妹(右)參加新界西院牧事工義工大團契聚會時攝 image004陳林劍菁姊妹受訓時作個人分享
image002陳林劍菁姊妹(後排右二)與受訓學員一起拍照留念 image008陳林劍菁姊妹(右三)被邀任為本會探訪實習義務督導與其他義務督導及李院牧合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