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今是牧師了

wei2008年9月27日,不但對於韋啟志院牧有著特殊的意義,這一天,院牧聯會的羅傑才牧師也同樣感到興奮。因為這一天韋啟志院牧接受按立為牧師,而羅牧師亦是按牧團的成員。

韋院牧和羅牧師相識已超過20年,當年韋院牧決定要到泰北宣教,羅牧師更特別送行。羅牧師說他沒有作宣教士的呼召,而他亦沒有作宣教士的恩賜,但他對宣教士,特別是願意到貧困地方的宣教士,是心裏由衷的欣賞,所以他非常自豪有這樣的朋友。後來羅牧師參加醫療短宣,有機會到泰北探望韋院牧夫婦,瞭解他們在泰北山區的服侍和生活,就更加佩服了。

時光流轉,韋院牧在泰北六年,返回香港事奉,在廣華醫院當院牧;而羅牧師後來又由教會轉到院牧聯會,兩人的事奉竟拉上關係。2001年羅牧師提出《差遣院牧獻議》,但如何讓一份《獻議》成為事實仍沒有把握。到了03 年,得真理浸信會率先支持,而韋院牧亦願意回應。這一趟,雖然不是要到遠方的山區,而是在本地的醫院,但韋院牧仍是懷著像宣教士一樣被差遣的身份和心情。

又是另一個六年,韋院牧一直在沙田醫院關顧病人,而在週末和主日則在真理浸信會的堂會中參與事奉。教會的朱志偉牧師和長執們對韋院牧的事奉十分肯定,所以決定按立韋院牧為牧師,消息達到了沙田醫院,馬上帶來了一陣陣祝賀的聲音。

羅牧師表示,他沒料到自己提出《差遣院牧獻議》,第一個實現的人,竟是一位宣教士,為此,他特別感到有意思;而因著「差遣院牧」的原故,讓韋院牧能夠被按立為牧師,則更感恩。他相信這不單是對韋院牧事奉的肯定和支持,亦是對差遣院牧的肯定和支持。

韋院牧在按立為牧師之後,他仍然會以「差遣院牧」的身份如往日一樣的在沙田醫院關顧病人,不同的是他如今是牧師了,他會得到更大的信任和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