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強的理由

十月中旬,5.12災後第一次進入汶川大地震後的綿陽市災區。當地的機關申請了特別的通行証,使我們可以進入北川的縣城。經過裂開的地面,看見的都是塌了的房屋。當地學校的老師指著一個小山丘告訴我們,那裏原是一座醫院的位置,地震時,山移動了,如今醫院就埋在地下。望去平靜青蔥的小山丘,誰知道裏面原來埋著那麼悲慘的故事﹗

這趟到了綿陽的北川,目的是考察北川中學的需要。同行並且作響導的,是一位現在南京唸醫科研究院的陳勇同學,他本身是北川人,並且在北川中學畢業,在這次地震中,他的妹妹、女朋友、祖父母,還有很多的親人朋友,都遇難了。我們透過他,知道北川中學所面對的困難,特要去瞭解可以怎樣作出幫助。讓我們感動的是陳勇從災難的傷痛中稍稍恢復過來,就不斷的為母校奔走出力。

到了北川中學的臨時校舍,校長劉亞春接待我們,兩個多小時的交談,他沒有訴說不幸,也沒有埋怨甚麼,他的談話中,只有老師、學生和學校的需要。但事實上他的太太和兒子,都在這次的災難中死了,但災難並沒有使他倒下來。

分手的時候,劉校長送了我們各人一本《堅強的理由--北川中學倖存學生手記》。回到酒店之後,獨自在房間裏看,書裏面收錄了一些圖片,當中看到劉亞春校長的哀傷,甚至是跪在地上,這個表現堅強的校長,也是一個內心受傷的人;然而,他卻是帶傷前行。當把書翻到最後,看見「北川中學遇難及失蹤學生名單」和「北川中學遇難教職工名單」,然後有一句:願死者安息,生者堅強。這時眼淚再沒法忍得住了。

從北川回來,仍沒法忘記那些見過的情景和那些接觸過的人,更希望可以為他們盡多出一分力。當返回工作崗位--院牧聯會,我知道自己更大責任是在這裏,特別是在金融海嘯之後,就必須有更多的擔當。如果陳勇、劉亞春和那些在災難中的倖存者,也有堅強的理由,要在發生過災難的地方,再建一個未來。我們面對的只不過是一個經濟的威脅,實在絕對沒有逃避的藉口。

雖然金融海嘯來勢洶洶,但與地震相比,我們還是幸運的,只是我們都是一樣需要生之勇氣,愛的扶持。願

蒙恩、有力﹗

你的弟兄
羅杰才
2008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