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的服侍

 馮少群  北區醫院探訪義工 

當知道自己將要從工作中退休時,就計劃自己的退休生活。一星期有六天的清早可以去運動,之後還可以參加查經班、書法班和探訪老人院,若有時間再到機構做義工。退休後的生活節奏變得慢了下來,心境也感覺輕鬆,自己實在享受這種休閒的生活,但心中卻常常希望實踐信仰和事奉神。由於一直有閱讀《慈聲》,對院牧的服侍有些認識,所以就想到院牧室做義工,因為居住在北區,便在北區醫院的院牧室學習事奉。

開始時只是協助院牧辦公室內一些文書和事務工作,這對於我來說是容易的,但卻沒有太多的滿足感,因為這和以往的工作差不多。後來我和其他義工一同參加講座受訓,為成為探訪義工作準備。其實,成為院牧部義工之後,已經對院牧服務有更多的了解。原來院牧不單要在病房關懷病友、支援病友家人;有時更要安排安息禮拜、輔導哀傷家屬。院牧服務除了有機會傳福音之外,也會堅固患病的弟兄姊妹。我深深的體會到院牧在醫院不單是服務、也是一個服侍。能夠成為院牧義工,參與其中,我覺得這是一份恩典。

在我們的義工之中,有年青的也有年長的,雖然來自不同教會,但大家彼此關心、互相支持激勵,那種感覺甚至比自己教會中的弟兄姊妹更親密。也許大家都是因為回應神的愛,大家都希望將關心、支持帶給病友,有了同一的目標,分歧也就自然會縮小吧!

曾經有一次在女病房探訪時,見到一位大約40歲的女士躺在床上流淚,於是我走近她的床前,輕輕觸她的手,然後在床邊陪伴她,她哭了一段時間之後告訴我:她一家人返大陸旅行,不知何故突然爆了血管,以致一邊身不能動彈,於是從內地趕返香港醫治。由於她家居港島,家中的女兒才十歲,丈夫又要工作,所以很少來探望。她既擔心自己的病情,又非常掛念女兒,所以常常流淚。當時我聽她訴說,緊握著她的手表示關心和知道她的擔心,直至她情緒平靜下來,表示願意接受祈禱和院牧繼續探訪,我從心裡面知道自己「實在」的做了一次服侍。後來這位女士身體和情緒都漸漸穩定,並轉回港島的醫院繼續治療。在這次服侍中讓我感受到只要留下一點關心、支持,對病人的幫助可以是如此重要。

在院牧部的服侍,除有機會探訪病人外,院牧部和醫院亦為義工提供很多訓練和講座給義工,這些課題不單提升我們在醫院探訪的技巧和知識,更幫助我們對生、老、病、死的問題有更多的的認識和反省。亦因著這些講座,我更明白家中的年老父母和親友的困難和需要,對他們的耐性和關心也比從前踏實得多。如今雖然我已經退休了兩年多,但無論是生活和心態,卻比未退休時更積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