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撒瑪利亞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上一期以〈發現撒瑪利亞〉為題,把醫院和撒瑪利亞結合起來。院牧聯會的一位長者義工看過了,連連的表示認同,給我鼓勵,讓我更放心在這方向上繼續探索。

把醫院和撒瑪利亞結合起來,不但是因為它們性質相似,經歷相近,更是耶穌的關心與托付亦相同。

撒瑪利亞人和猶太人(以色列人),在歷史上、源頭上、血脈上,原是同出一脈;他們是同一個宗族,並且屬同一個國度。但後來因為分裂和戰爭才成了兩個國度,甚至否定彼此是同種同族。而更令人遺憾的,自視為正統的猶太人輕視和拒絕撒瑪利亞,標籤那是不潔之地,那裡的人是不潔之人。

我們把這個情況套到今日的處境,因為「健康的」和「有病的」原來不都是一樣的嗎?只是因為病患的原故,他們才「分開」了。雖然今天我們不會像耶穌時代的猶太人對撒瑪利亞的態度看醫院,用宗教或種族的原因視那裡為「不潔之地」。但無可否認,許多人仍視醫院是不幸、不好、不乾淨的地方,能夠避免,就不想「經過」那裡。在認識的人中,包括有教會的牧者,都盡可能不到醫院;甚至不想到那裡探望有病的人。我們說醫院是撒瑪利亞,並不是出於想像,而是源於經驗。

猶太人對撒瑪利亞排斥和迴避,但耶穌卻主動接近他們。其中最少有三個原因。第一是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原是同宗同族同國的人,彼此都是同得上帝的揀選;第二是撒瑪利亞人處於弱勢與不幸,他們需要的是接納與憐憫,而不是排斥和忽略;第三是撒瑪利亞處於耶路撒冷與加利利的中間,現實上不可能繞得過。

約翰福音四章刻意的記下耶穌曾經在撒瑪利亞住了兩天,而且還用「必須經過」來描述這個行程,難道不值得我們細味嗎?耶穌對撒瑪利亞和撒瑪利亞人的肯定,是無可置疑的。而且更不單只是在世上的時候,祂升天前還特別的囑咐門徒,「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換言之,對撒瑪利亞關心不但沒有隨著耶穌的離開而停止,而且它更成為福音路線上的重要一站。這從初期教會的歷史(徒8章),我們可以清楚找到根據。

我們把撒瑪利亞和醫院接連,除了因為它們之間的確有相通之處之外,更因它們都是福音的路線上重要的一站。因為住在醫院裡的人,原本就是和我們相連,並且亦需要我們關心。更因為醫院是絕大多數人都「必須經過」的地方。我們這些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出來,並且希望福音能夠傳到地極的人,難道可以不「經過撒瑪利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