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職事奉上的提醒

 譚瑞平 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 2010年春季CPE課程學員 

我在教會牧養已邁向十五年,感謝天父過去給我機會接受一個臨床牧關課程(簡稱CPE)。我本以為這課程主要對象是院牧,故過去未想過要報讀此課程,後來有幾位傳道同工極力推介,而想到牧會已有一段日子,有時也感到事奉的擔子重。我盼望這課程能給我個人生命成長,並且能提升牧養關懷的技巧與能力,所以就報讀了。

不再假設

上課第一日的學習已感到精彩,當中有一位曾在美國進修CPE督導課程的姊妹,她分享的信息好像是對我說的,她分享到一些學習理論及技巧,正是我性格的弱點,這些性格也直接影響我在教會的事奉,包括與同工的相處和溝通。她提到我們心中有許多假設,是需要有待驗證(check assumption),這是澄清的過程(clarification process)。這一點對我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學習,有時我會按自己對同工的認識而估計他會有的反應,或假設對方是有某種想法,我發現這會減低我跟同工溝通的動力。但事實上這些假設卻是未經驗證的。

在CPE課程的翌日,我就約了一位同工傾談,很多謝這位同工耐心的聆聽,讓我可以跟他坦誠的分享了自己的心路歷程,甚至將過去與他相處的感受也勇敢地表達出來。我想這是自己嘗試實踐的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那次坦誠的交談,確實解開我們之間不少的結!因為他也提到若不好好處理心中的忿怒(touch with your anger),我們很容易陷入耗盡和抑鬱!在這一個學習的開始,他的信息給我很好的提醒和學習的方向。

穿上了院牧的袍

在受訓期間穿上院牧袍,掛上「實習院牧」的名牌,在病室探訪時頓然感到轉了身份。在病室遇到不同年紀及背景的人,聽到許多生命的故事,讓我感到相當新鮮和興奮。雖然我事奉的年日不短,也經常探病輔導,但跟不同院牧探病,我發現自己卻像新手,不懂怎樣打開話題和關懷問候,幸好有督導給我調較學習目標,也有同學之間互相督導,更提點我多觀察以及留意病人的面部表情和身體語言,這樣我關懷牧養的學習就充實起來。

在病室我曾多次探望一位老人家,她插著喉管,說話十分困難,一次我問候她的時候,有一位清潔阿姐來到她床邊抹地,清潔後,這位老人家向阿姐說:「唔該!」她插著喉,說話如此困難也要表謝意。那刻讓我對她充滿敬意。想起督導跟我們說:「每個病人都是我們的老師,要從他們身上學習功課。」,我確實從不同的病人身上得了不少寶貴的學習。

做個「專業」的牧者

在受訓期間,我對「專業」有了深刻的反思。我過去靈修時被一個不著名的聖經人物吸引著,他就是「守門的」俄別以東(代上15:18、24),他因為負責這崗位而為人所熟知,並且做得出色!「守門」這崗位的事奉好像是他的專業。受訓期間我從兩位院牧、一位臨床心理學家的分享,以及一位手術室護士的生命見證,並看了一套電影DVD【禮儀師的奏鳴曲】,讓我再思想甚麼是我的「專業」。

CPE課程包括了一些專題講座,我聽到一位臨床心理學家提到專業時,他採用另一個字「卓越」(excellence),他說卓越與否在於從細節(details)中辨出來。他指出大道理人人都懂去講,但在細節中才看到他是否卓越,他同樣勉勵我們在服侍的崗位上作盡責的管家,這樣我們漸漸能學會處理複雜的處境。因為由學生以至成為大師(from student to master)都是這樣培育出來!我覺得這番話很有意思,也給我在牧職事奉上提醒。

最後一次我聽到「專業」二字,是一位院牧跟我說的,當我在牧養時,往往面對有不願意開放自己的人(其實是我以為他不願開放自己),我就會感到有點卻步,這位院牧提醒我:「若妳只關心那些向妳開放的人,那麼妳就不夠專業了!」這句話給我作為牧者的角色很大提醒!並催促我隨即就相約了一對夫婦,並且關心他們。那次的經歷很寶貴!我很多謝天父給我這個課程的學習。

因此,我禱告:「求祢指教我,不論在任何的崗位,我都因著祢而做得專業,這專業的態度是因敬畏祢、愛祢而做得好,成為別人生命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