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啟志—揮不去的醫院情

 梁婉琴採寫 

率直、硬朗、果斷,但卻總是溫柔,這就是韋啟志牧師給人的感覺。認識韋牧師的都會感到他親切和風趣,而且更會被他事奉的熱誠感染。原來韋牧師在醫院服侍已踏入第13個年頭。但他卻說他與醫院結緣其實是32年前,因為他是在醫院「出世」的。

人生真正的開始是在醫院

別誤會韋牧師只有32歲,那是他屬靈生命的「出世」。為了要戒除長達9年的毒癮,當年是癮君子的韋牧師決心申請入住「互愛」戒毒村,但驗身時因為發現患了肺病,所以被轉介到靈實醫院。當年靈實醫院是唯一有治療肺病,並協助戒毒的醫院,所以他住的是禁閉式病房,而韋牧師的病人編號恰巧是9413(九死一生),他傳奇的人生經歷就如此開始。

韋牧師69年考入懲教署當獄警,本應有大好前途,但因為一次醉酒傷人而被革除了職務;就在一怒之下,也是一念之差,他索性加入黑社會。「起初我在賭檔和色情場所工作,後來開始吸食毒品,直至最後毒癮纏身,甚至「大佬們」都不要我了。雖然試過三次戒毒,但每次都失敗告終,家人感到心灰意冷。隨著父母相繼離世,弟弟又跟我脫離關係,在無家可歸的情況下只好淪為露宿者。自始經常躲避警察的追蹤和欺凌,每天都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但當年我才三十出頭,實在不想從此就『玩完』,所以下定決心再接受福音戒毒,但最終神卻帶領我到醫院。」

入住靈實之後,他甚至拒絕接受藥物的幫助,只需一個星期便成功戒除了毒癮,連姑娘也驚歎他意志堅強。身體不再受制於毒品,固然令他快樂無比,但他更大的收穫卻是得著「重生」。「當年入住『和平』病房,有一位基督徒姑娘很關心我們這一班肺患吸毒者,她積極帶我們信主,而我的人生也就從黑暗中走出來。」在靈實住了4個月後,他到晨曦島接受福音戒毒,讓自己徹徹底底重新做人。一年多後,靈實給他機會當病房輔導員,他便重回了靈實。醫院的服侍讓他對「傳福音」有更大的負擔,最後他回應神的呼召,在84年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我實在很感謝靈實醫院給我事奉的機會,還有當年的院長林崇智醫生和主任院牧為我寫推薦信,我才可以入讀神學院。所以我常常說,我人生真正的開始是在醫院。」韋牧師既是重情,更不忘恩。

只求神給我膽量

神學畢業後,韋牧師在晨曦福音戒毒村事奉了一年,89年他與一同唸神學的太太到泰北宣教,人生又展開新的一頁。「由於我們是住在山區裡,環境十分落後,甚至連水電都沒有,生活極之簡樸,沒想到因為當年是一名露宿者,因而『頂得順』。原來真的是萬事都互相效力,只要愛神就可以發現它的益處。」韋牧師又不經意地流露了他的幽默感。

在落後山區作宣教士,除了要適應環境,更大的困難就是克服語言障礙。「我太太是馬來西亞華僑,語文能力比我高,所以很快就能掌握泰文。結果她考第一,我就考包尾合格!但我沒有覺得『醜』,因為語文不是我的強項,我只求神給我膽量去講,免得因為自己的膽怯影響了事奉的果效。果然當我越放膽去講,就越講得流利。從中我再一次體會到,對神要有倚靠,對自己則要有一份堅持。」就是這份堅持,韋牧師和太太在泰北建立了一所少數民族的教會和學生中心。

事奉質素從生命著手

95年夫婦倆告別服侍了六年的泰北工場,帶著兩歲的兒子回港。安頓家庭後,韋牧師重新適應香港的生活和節奏,並且在教會事奉了兩年。但他感到自己的負擔是在醫院,所以又再尋求事奉的方向。「可能我是在醫院信主,也在醫院服侍過一段日子,更是在醫院蒙召,所以對醫院總有一份揮之不去的情。」

經過祈禱和等候,神終於為他開了醫院的門。他最先在靈實和廣華醫院事奉,03年得到真理浸信會的支持,以「差遣院牧」的身份在威爾斯和沙田醫院事奉了共七年。09年他轉到北區醫院,擔當主任院牧,除了臨床牧養之外,更要負責整個院牧服務的發展。

在醫院服侍,得到病人的稱讚和醫護同事的肯定固然開心,但事奉中令韋牧師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CPE的學習讓生命突破。「雖然當院牧已有幾年,但一直未有機會讀CPE。直至在沙田區醫院服侍,才有機會接受CPE訓練。這個訓練使我發現自己生命上不少的盲點,挑戰我面對自己的缺點和限制。」

現在雖然多了行政的職責,但韋牧師認為,制度只是硬件,最重要的還是軟件。「隊工的質素就是軟件,若不先從個人生命著手,事奉就很難突破,更談不上專業了,所以我十分鼓勵同工修讀CPE。」韋牧師行他所言,言他所信,他到任後已經先後支持兩位同工修讀CPE,而且兩位都還未過試用期,他就推薦他們。「我明白CPE的重要性,所以鼓勵同工去讀,並且把握機會去讀。說實在的,人手永遠都不會足夠,但我相信有質素的同工對事奉才有益處。事工固然重要,但培養同工也是同樣重要!」韋牧師說的時候顯得有點激動,但語氣正表示他對院牧事工情意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