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煙花熄滅後的那個晚上 – 南丫海難的後場

 編輯室 

十一國慶煙花之夜,發生了令人悲痛的南丫海難,39人遇難,百多人受傷。之後,全港哀悼和下半旗,傳媒甚至以「港殤」來形容。這次災難中有不同年齡身份的遇難者,當中亦有醫院的員工,其中就有博愛醫院的伍彩霞資深護士,而她也是新界西院牧事工委員會的委員。

海難發生之後,因為考慮到難以有秩序疏散維港兩岸數十萬的人,煙花匯演仍然進行,但海上的救援已經開始。當煙花進行時,也就是海上救援最緊張的時候。電視也開始有字幕報告「南丫島發生撞船,故計有超過100人墜海 (數字後來不斷上升)並且有人死亡。」

適值今年初,醫院管理局籌組成立Disaster Psychosocial Services(DPS)專責工作小組,冀望逐步提升現有之服務質素,院牧聯會應邀委派盧惠銓牧師參與成為小組成員之一。海灘當晚,盧牧師正安坐家中收看煙花匯演直播,當他看見螢幕下的海灘報告,心感不妙,評估事態極有可能提升至災難級別,隨即致電知會相關院牧同工,及早部署,並準備有需要時啟動跨網支援。後來,死傷者陸續送到醫院,家屬也從四方八面趕來,醫院的緊張和哀傷的氣氛也不斷提升,部分醫院的院牧亦相繼接到通知趕到醫院。當煙花熄滅之後,醫院成了南丫海難的後場。

在這次空前的海難,死傷者主要送到東區醫院、瑪麗醫院、伊利沙伯醫院、律敦治醫院,後來更延伸至廣華醫院。各醫院相應為死傷者和家屬的情況作出救治和援助,院牧亦按情況作出協助。但為了可以具體一點的講述院牧在災難發生後,如何參與支援醫療團隊及安撫家屬,我們就以東區醫院作焦點分享。

「因為當時是假日的晚上,我正在外出與家人晚膳。收到了盧牧師的通知,就開始留心並且等候醫院的通知。在過了不久之後,也收到醫院發出的「啟動災難事故」訊息,我也立時趕去醫院。到達後,主管醫生已告訴我有三位死者,而其中一位死者的親屬正在另一房間,請我照顧他們。之後,傷者繼續送來,家屬也從四方八面趕來醫院,其中一些更是連親屬是否送來東區醫院也未能確定,只有在這裡等候消息。急症室的氣氛也越來越緊張和沉重,家屬都不想多說話,我們也只有默默相陪,用眼神和身影給他們一點支持。」林偉廉牧師描述當晚的情況,仍然感到沉重。

「三個死者之中,其中一位因為有一個家人也是傷者,同樣送到東區醫院,所以他的身份就得到確認,但另外兩位的家屬仍沒有來到。那時我就負責領帶那位死者的親屬到停屍的房間認屍(其實是向遺體告別)。所以這並不是一個「行政」的程序,而是一次心靈關顧的服侍。由於家屬是分批的來,先後共有二十多人,我分別領帶他們幾個人一組到那房間,每一次都經歷同樣的哀傷。直至凌晨兩點,這些家屬才全部離開。之後,我想到另外兩位死者的家屬仍未出現,他們很可能會來,於是我就沒有離開,嘗試等待他們的出現。最終到了五點半,另一位死者的家屬趕來了,確認了死者,帶著停不了的眼淚匆匆的趕往另一間醫院去。直到清晨七點半我才離開醫院。那時,仍有一具遺體沒有人來認」在災難的後場,醫生搶救傷者當然重要,但院牧照顧那些喪失了親人的家屬,亦是同樣重要。院牧在災難的時刻,就是不「睡覺」,也是值得的。

「這一晚,送到東區醫院的傷者共有十二位,當中最先送來的三位都死了,另一位九歲的女孩子,搶救五天之後最終也不治。她的媽媽亦是傷者,搶救時分流到了伊利沙伯醫院,但因為要接近女兒的原故,也轉到東區醫院,這幾天我們都特別的照顧她。在10月15日,她的丈夫(也是遇難者)和女兒一同舉行安息禮,我們的院牧協助祈禱儀節。」在災難發生的時候,人都會感到渺小和無助,或許我們能夠做的真的是不多。但默默的陪伴、適時的安慰、小小的幫忙,說不定能夠叫將殘的燈火,不至熄滅;壓傷的蘆葦,不會折斷。我們都衷心祈禱,願死者的親屬早日走出哀傷的幽谷。

在10月9日,院牧聯會舉行主任院牧會議,大家聆聽了幾間有參與救援的醫院的報告,並特別的記念南丫海難死傷者和家屬。盧惠銓牧師亦向主任院匯報DPS的組織和目標,並且希望所有的院牧就這一次南丫海難的經歷,隨時作好準備,因為沒有人知道災難會在甚麼時候發生。作為院牧的,當然不希望有最壞的情況出現,但我們卻仍要做最好的準備。因為醫院永遠是災難的後場。

  以下是南丫海難後,醫管局主席胡定旭先生電郵致謝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牧部及林偉廉牧師。

Rev Lam and colleagues of Hospital Chaplaincy,

Today is the day of condolence for the Lamma vessel collision victims. While mourning for the victims, I have not forgotten how selflessly and tirelessly you have all worked in these few days looking after the patients and their families and l wish to express those of PY and my most sincere appreciation to you and your team for the hard work, dedication, compassion, professionalism and the loving care given to those in need. Your work and dedication have meant a lot to them in healing their bodies and soul. We do feel so proud of you.

I have to tell you how very much the community appreciates what you are doing for the victims and their families. I have in fact just received a personal email from C Y Leung, Chief Executive, HKSAR asking me to convey his gratitude and commendation to all of HA who helped the victims of the collision, and to let you know that he is proud of you all and much impressed by your dedication and professionalism.

Please do convey my most heartfelt thanks and appreciation to all colleagues involved in this incident. Enclosed is a short letter for you and your team to show my highest respect and appreciation to you all.

Antho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