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過你的指頭來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去年曾經提過今年是「沙士」的十周年,並表示考慮籌辦一些「記念」活動(不是紀念)。但經過了幾個月的探問和構思,卻仍不知如何著手。因為「沙士」給醫院帶來的並不是美好的回憶,我們要避免再次勾起傷痛和不安。為了要「眾人以為美」,我們必須留心去作。

03年的「沙士」雖然對醫院是一次不幸和災難,但醫療人員的勇敢無私,卻贏得所有人的尊敬。至今仍然記得那年張學友在紅館的《凝聚每分光感謝大會》作壓軸演出時說︰「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以作為一個香港人而感到驕傲,但經過了『沙士』之後,我再一次為自己是一個香港人而覺得驕傲。」他說出了當年不少香港人的心聲。

當年「沙士」的恐懼籠罩著醫院,並且迅速蔓延到全港每個角落的時候,我心中曾經浮現了一句熟悉的說話,更有一幅鮮活的圖畫。「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裏,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約二十:26-27)。

那時我想到墳墓之門被打開之後的耶路撒冷,和當日「沙士」肆虐的香港,竟是如此相似。因此耶穌的顯現和說話有了相同的意義。「沙士」可怖,因為它可以快速殺人;門徒恐懼,因為兵丁搜城的威嚇,讓他們感到隨時有遭難的可能。聖經用「門都關了」描畫出他們那股惶恐不安。那一年的復活節,我們都帶著口罩,彼此互不握手,就是連守聖餐也小心翼翼。豈不像耶穌顯現時的門徒嗎?然而復活的主向門徒顯現,並且說:「願你們平安!」又發出邀請:「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過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

耶穌是復活的主,但身上卻仍有「釘痕」(受苦和死亡)的記號;祂是要藉著這個記號,讓人超越對苦難和死亡的恐懼。在「沙士」中最能贏得尊敬的,豈不是那些「天天帶著死」,勇敢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嗎?但在他們的身上我們卻可以看見生命的光輝。耶穌向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豈不是邀請他接觸苦難,面對死亡,並從中肯定復活的真實麼?雖然今天醫院似乎一切如常,但無論是醫護、院牧,或是病人,或許仍然會在相同的處境之中。因此雖然「沙士」已經過了十年,卻仍然值得「記念」。因為我們需要再次聽到:「願你們平安!……伸過你的指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