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棘‧火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沙士後十年,媒體紛紛製作回顧特輯,當年的景象和感覺又再浮上心頭。翻開那本由一群曾經在烏溪沙青年新村隔離的醫療人員集體編寫的《一起走過非典的日子》,勾起串串的回憶。

03年4月到6月,烏溪沙住了幾十位醫療人員,並且每個主日的下午,都會舉行崇拜,也會有聖餐。當時我完了教會早上的崇拜,下午就會趕來這裡。印象最深的是5月底這裡舉辦了兩次的「醫療人員培靈佈道大會」,一次有400多人參加,另一次更有800多人參加,會場的氣氛十分感人。

這本書的序言記下我當年的一句說話:「沙士雖然帶來了火一樣的試煉,但醫療界的弟兄姊妹卻因著沙士火熱起來,烏溪沙青年新村亦成了一個聚火盆。」從那時開始,我就把沙士和火連起來,甚至是賦予它屬靈的連繫。沙士在6月底結束,但醫療界的弟兄姊妹心裡的火卻仍然在燒。10月在播道會恩福堂舉行「主愛醫燃」特別聚會,院牧聯會更特別製作了一個「荊棘火」的襟章,作為記念與立志。記得當日是我和蘇穎智牧師扣上,他也為我扣上,作為彼此鼓勵。

沙士像火,並且是「荊棘火」。03年11月,院牧聯會再與基督徒醫生團契及基督徒護士團契以「荊棘‧火」作為主題舉辦心靈音樂會,並由我負責主題信息分享。這是我首次在公開的聚會中,將沙士比喻作荊棘火,並勉勵醫療人員(特別是基督徒醫療人員)要像摩西。

分享中我說摩西在西乃山所見荊棘被火燒著的異象,或許不是特別的靈異啟示,而是經歷一場真實的火燒荊棘的自然現象。上帝藉著一個真實的自然災難的場景,讓摩西知道以色列人的苦況,叫摩西明白祂的保守與呼召。

在荊棘火之中,荊棘是比喻受苦中的以色列人,引伸在當天,就是在沙士中受苦的人。本來荊棘遇上火,必然會被燒毀;醫護遭受沙士煎熬,應該守不住。然而在大火之中,荊棘卻沒有被燒毀,受沙士煎熬最烈的醫護,也沒有倒下。這並不是荊棘的堅強,也不是單靠醫療人員的勇敢,而是因為有愛的幫助和上帝的保守。

在聖經中,上帝在一個火燒荊棘的災難的環境之中,顯明祂的能力與愛,並且向摩西發出呼召。其實在沙士的時候也是一樣。遇上山火,每個人最自然的反應就是逃跑,相信摩西也會一樣。但當他看清楚被火燒的荊棘,並沒有被燒毀,就吸引他「近前觀看」。醫療人員的見證,豈不正是這樣嗎?荊棘焚而不毀,竟能吸引人轉向,甚至改變他人生的方向。昔日摩西在荊棘火中聽到上帝的呼召,沙士時也有基督徒奉獻自己。

荊棘火燒過了,摩西從西乃山下來,但心中的火卻在燃燒。轉眼間沙士已經過了十年,我們當年的火熱,是否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