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關心者的信

台灣的誠品書店落戶銅鑼灣已有一段時間,由於閒居新界,忙在九龍,最近才抽空一到。在誠品當然有收獲,帶回的其中一本書是《國家地理雜誌—百年攝影經典》。從翻開這本書的第一張照片,就決定選擇它了。回家在扉頁寫上:喜歡這本書,因為它的圖像和文字,扣連了思想和感情,讓它們一起舞動。

影集的第一張照片,充滿了空間感和力量,說明的文字卻十分簡單:拉古比爾‧辛 1974 攝於小安達曼島的外海,一位昴格族的漁夫蹲踞在船頭上破浪前進。辛 ( 攝影師 ) 為了拍攝這些偏遠印度洋小島的生活,必須不怕水蛭噬咬,偶爾還得提防暗箭偷襲。

觸動我的,不單是照片呈現的遼闊天海和黑黝壯實的漁夫,更是那在鏡頭後面的攝影師。為了要呈現一幅足以動人的真實的景像,他不畏艱苦和冒險。書中的序言提到:「有人問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怎樣才能拍出世界一流的照片。攝影師只會聳聳肩頭,說:光圈設在f/8,然後人到現場就是了。」

也許攝影師是故意把器材和技術描得簡單,才突出了「人到現場」的重要。這本影集裡的照片,有攝於深海、冰洋、沙漠、蠻荒、戰地…每一張都是得來不易。人到現場。不是輕鬆的走一回,而是生命的一次冒險。

十年前的沙士,留下了許許多多感人的影像,但最令人難忘的,仍是醫護人員「人到現場」的情景。他們戴上口罩,冒着危險,日以繼夜的守在醫院,直至筋疲力盡。限於醫院當時的隔離措施,一般市民只能在電視的螢幕或報章的照片看見他們,但院牧卻可以親眼的看著他們的身影,就像攝影師在那漁夫的背後一樣。因為院牧和醫護人員一樣,都是人到現場,守在醫院。

沙士的日子,院牧也戴著口罩,穿上保護衣,在充滿恐懼氣氛的醫院中,與醫護同行。需要時更隨醫護進入病房為病人禱告,甚至為危殆的沙士病人進行床邊洗禮。那時候,院牧和醫護人員,就像那攝影師和漁夫一樣,都是同坐一條船。
當年就是這樣,今天也會依然。只是希望您繼續支持我們 ( 醫護和院牧 ),留在現場。願我們都

靠主得力!

您的弟兄

                                                羅杰才
20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