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的到來

翻過這一天,又是新一年;翻過這一年,就是新一天。

今天寫今年最後的一封給關心者的信,下次再寫,已是新的一年了。過了明年,我將會退下院牧聯會總幹事的職位。換言之,2015將會有新的總幹事為院牧事工展開新的一頁。
由今天到2015不是還有年多嗎?為甚麼現在就向大家預告呢!原因是聘請總幹事的廣告已經在網頁和報章上刊出了。但廣告不會交代我何時退,為何退,退後又如何?為免關心者有所揣測,交代一下是應該的,因為我們有共同的關心,甚至是一同服侍。

自從1999年到任院牧聯會,透過《慈聲》和這一封給關心者的信,大家應該感到我在這裡的「工作」(事奉)是愉快而且感到有意義的,上一封信我更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描述自己60年人生歲月和院牧事工。

既然如此,為甚麼要退任呢!去年,我59歲,很自然要考慮自己人生後半場的安排。經過了差不多一年的禱告和思考,也參考同工和朋友的意見。我決定62歲之後轉為半職「工作」(事奉),以便有多一些時間和空間整合對信仰與人生的領會,並更多以義務的方式參與服侍。因此就向同工和董事會提出退任的考慮,在這裡我要感謝他們的尊重和支持。

有人問我,退任之後會否完全「放下」院牧事工?我可以肯定的回答:「一定會繼續關心和支持院牧事工。」但日後會以怎樣的身份,在那方面參與支持,確定了一定告訴大家。

寫到這裡,想起40年前進入神學院的那一年,一本哲理散文詩《先知》,開濶了我的心胸,敏銳了我的思維。詩人紀伯倫以〈船的到來〉引出了對生命與愛的頌讚。船的到來,表示要啟程歸航,也代表分離在即,但詩人說:「別離的日子,也是聚合的日子;生命的夕暮,亦是生命的黎明。」詩人又說:「愛只奉獻自己,也只從己身獲取。愛不擁有,也不被擁有;因為愛只滿足愛。」

但願船的到來,愛與生命更加精彩!

您的弟兄
羅杰才
20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