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刻之旅

 繆少嫻    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   2015春季CPE學員  

我與CPE的開始

幾年前,我開始了陪伴爸爸出入醫院的日子。從他接受大手術到後來中風,我經歷過不少情緒的起跌,期間也勾起了許多關於生死、苦難等的神學問題。傳道人和要好的姊妹知道了我的情況,不約而同地向我推介臨床牧關教育(CPE)課程。他們以過來人的經驗向我分享當中的收穫和得益,使我對CPE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就在道學碩士的最後一個學期,我毅然報讀了。雖然一直風聞CPE課程要求高,功課也不少,而且涉及個人生命的反省等等,都需要十分多的時間和心力。但我單純地本著大無畏精神,還以為自己在神學院修少了一科,必定能夠應付得綽綽有餘!那知課程內容、習作,連同實習在內等等的要求,好比在神學院多修兩科。結果,我經歷了讀神學以來最「艱」、「心」的幾個月。

最「艱」的學習

我自小對「分離」已感到不容易,還記得小時候經常被父母取笑,即使每年回鄉探親,臨別時我總是淚流滿臉、依依不捨。如今在醫院這牧養處境中,我所經驗到的「分離」絶大部分更是「死別」,對我來說是其中一個很「艱」難的生命功課。然而,這卻又是我起初報讀這課程時,一個很想接觸的課題,因為我心底裡很想更好的去預備自己,面對將來爸爸有一天要離開我。

在這短短的三個半月內,我體會到原來生者對死者的離別,除了有我們常常看見的悲傷與不捨外,也可以有平靜的、憤怒的、惘然的……許多感受,而每個死亡個案的背後,都會把人與人之間千絲萬縷的情感、連結,與各種糾纏不清的連帶關係表露無遺。原來死亡從來不是個人的事情,一個人的死亡,往往牽涉他所屬的群體,甚至是這群體的一件大事!其實,一個人從來都不能、也不應該獨自生存的,人與人的相處本來就是很奧妙!實習期間,當我經驗過這些不同的生命故事之後,使我學懂要更好好的珍惜現在,享受每個關係,以及每段可以共處的時光。當人活著的時候珍惜過了,也許到了分離的一刻,也不至感到很大的遺憾。

不過,原來使生命留有遺憾的,不單是沒有好好珍惜過,還有一個更「艱」巨的功課,就是:「饒恕」!是次學習過程也掀起了我生命中最難面對的關係。課程裡的不同環節都不謀而合地向我揭示,我是多麼需要學習饒恕。對我來說,這揭示的過程是一個很「艱」辛的經歷,因為要一次又一次地觸碰自己的傷處,需要我很多的心力和勇氣;但與此同時卻是一個很入「心」的歷程,讓我更認識自己的狀態和感受,以及對我的牧養所帶來的影響。縱然經過了這課程,原來膠著的關係仍然未有完全解決,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起步點,幫助我知道應該朝著怎樣的方向去修復及重建關係。

最「心」的領受

在這課程裡,除了對自己的生命有所造就外,當然在牧養技巧和神學反省方面,也得著了不少裨益。不過,若說當中最窩「心」的收穫,莫過於是認識了一群同班的好同學與好督導!我們的小組共有四個人,當中有牧師、傳道和院牧,他們都有相當豐富的事奉經驗。縱使我們在經驗及年齡上有著一些差距,但我們都願意開放自己,坦誠地分享生命,而且他們很願意接納我這個小妹子,並待我如妹妹一樣的,細心照料看顧。課程完結後,沒想過我竟多了幾位「哥哥」和「姐姐」,他們仍會不住地關心問候我的生活狀況,而每次的重聚就如家人相聚般親切。這真是一個十分意外的收穫,對我來說,也是上主所賜的一個莫大恩典!

在這次CPE學習過程,雖然我要面對因整理自己生命,以及應付課程要求所帶來的「艱」辛,卻又因著上主的恩典及祂奇妙的帶領,叫我經歷了一趟「心」刻的旅程,為我的神學教育更添豐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