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見

過去兩個月,對兩個現象的感受特別深。第一、本地醫療制度對照顧病患群體的承載力屢屢達至臨界點;第二、地方教會對牧養病患群體的承載力也近乎不勝負荷。全人健康所倡議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