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努力的

 陳玉玲 

一個風雨的早上,我突然暈倒在床上,身體動彈不能,神志不清。當我醒來的時候,對周圍的事物、家人、像是擦身而過,也像是離我很遠很遠似的。從此以後,我時常感到自己離開自己的身軀,心靈上沒有很大的感覺,沒有喜悅、沒有希冀、沒有思想、沒有盼望、一切美好的感覺都消失了,腦袋內一片空白,思想再不屬於自己的了。而我的行為卻好像被操縱似的,經常感受到受干擾和支配。那些外來的力量,會刺激我的情緒,令我無故驚慌,無故擔憂。自從這時開始,我便知道自己已患上精神分裂症了。

初期患病的時候,我不能接受患病的事實,總是不願意服用醫生所開的精神科藥物,所以病情輾轉反側,沒有很大的進展,我每天就只是睡覺和在家中發呆,到頭來也找不到生存的意志,日子過得相當麻木。

「每個人都會有遇到挫折的時候,而應付問題的態度離不開是要積極面對,但當是實行起來,怕又不是那麼容易。尤其是身患頑疾的人,他們已失去意志力和基本的原動力,所以是很難達到自己的目標。但無論如何,都要努力面對才會達到成功之路。」

「精神病康復者需要勇於面對逆境,並以毅力和自信心去解決問題和困難。人最緊要捱得苦,有解決困難的精神,懂得自我欣賞和尊重自己和別人,因為擁有這樣的情操才會有堅定的意志,衝破人生所遇到的重重障礙與困難,大家還要記住,千祈唔好放棄解決困難的機會啊!」

「接受現實吧!如果個人沒有付出最大的努力,人生那有最完美的詩篇。疾病只是人生不完美的其中一部份,如果你要克服這些不完美的部份,一定要學懂關懷別人,開放自己,接受現實和接受自己,才能面對困難和黑暗,步出光明的道路。」

醫生和護士重重覆覆的不斷鼓勵,但是,我擁有的只是軟弱的身驅,又怎能以微弱的力量來戰鬥重重的黑暗?因此,雖然我身邊的朋友、家人、醫生和護士都極力好言相勸,我總是離不開消沉的意志和走不出黑暗的日子,只有整天留在家中發呆和自我封閉,根本失去調整自己的信心和意志力。雖然我患病以來,一直都有服用抗精神疾病的藥物,病情故然得到控制,但是身心仍然覺得很疲累似的。

無論如何,在這一段時間,我都希望自己活得開心些,我盡力學會忘記不開心的事,將感情束縛放下來,人若然倒下去,便甚麼也失去了,實在不值得。加上自己還年輕,甚麼都要學會放鬆些,身體自然會健康起來的。有需要時,我會盡量見多些陽光,多做些需要體力勞動的工作,人的鬥志就自然煥發起來了。

現在,我在大埔醫院當起院牧部的義工。初時,有些感到徬徨和不知所措,因為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接觸到社會的事情,還擔心自己能否應付得來。但是院牧的同工都很和靄可親,更勇於接受別人和關懷週遭的病人,我自己便如釋重負般決定投入院牧部的工作,繼續當我在這院牧辦公室的義工了。

有一天,院牧劉姑娘送給我一本名叫《慈聲》的雙月刊物。當我閱讀到以下一個故事,甚為感動,內容大致說及「有這樣的一個小姑娘,長得非常可愛。但她八歲時突然生了一場大病,癱瘓了,之後,她變成了一個雖美麗卻不可愛的女孩。她悲傷、憂慮、暴躁,跟她生活的環境和周圍的人鬧對立,她怨恨所有的人。」但「在她十六歲的時候,她遇到了耶穌,耶穌憐憫她,伸手撫摸她,使她得到醫治。但耶穌醫治的並不是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心。」「從此,她變成了一個心懷愉悅的人,一個充滿愛心的人。」她還說「我的身體還跟從前一樣,但我的心變了,感謝耶穌賜福於我,我的心中再沒有怨恨了,只有愛,包容和溫柔,只有愉悅和安息,這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神跡。」

我誠心希望主耶穌能闖進我的心扉,讓我當一位「心懷愉悅」的人,更能改變我一生,因為我自從患病後,常常講痛苦,思考時更覺痛苦不堪,更把自己磨滅得身心受累。因此,我更希望耶穌能闖進我的生命裏,使我心懷苦楚時,也不忘記「愉悅的心」的真義,因為「愉悅」是「生命的黃金」,「生命的陽光」,其實我們的心就好像一塊田,如果你在那裏種鮮花,「愉悅」就茁壯地生長起來。反之「仇恨、哀怨及貧怨」便是痛苦的染缸,我們必須要將它打破,生活才會美好。

我在這裏希望各位患病的朋友,能誠心接受別人的勸告,培養一顆「愉悅」的心,將一切在生命所遇到的困難和阻礙解決,不要自暴自棄,怨天尤人,只有你擁有堅定的意志和生存的信念,主耶穌一定賜予真正的生命給你們,願主與你們同在,真到永遠。